{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不平等条约!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不平等条约!

  张庭脸微微一红,把他伸出来的手轻轻推开,“不用,我自己可以下。”说完,张庭跳下了马车。

  郝仁看了一眼自己被推开的双手,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他还以为自己可以在这里多抱一下娇妻呢,没想到这个机会还是【抓马王】从他手掌心里给逃走了。

  往前走了没两步的张庭回过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马车旁边的男人,朝着他喊了一句,“你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跟上。”

  回过神,郝仁一回头,才发现娇妻已经先自己走了。“我马上就来。”郝仁马上大声应道。

  很快,郝仁追上张庭,大手一把抓住了靠近身侧的那只白皙嫩手。

  张庭低头看了一眼握住自己手的那只大手,脸微微一红,挣扎了几下,还是【抓马王】被牢牢抓着。

  “你在干嘛,这里可是【抓马王】皇宫,人来人往的,大伙都要看到了。”张庭红着脸瞪着挨着自己走的男人讲。

  郝仁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怕什么,我们可是【抓马王】夫妻,手牵着手这有什么的,我们又不是【抓马王】拥抱亲吻的。”张庭一听,脸更红了,挪过自己的另一只手,往他的手臂上用力的扭了下。

  不一会儿,去往正中殿中路上不时传出男人吃痛的嘶嘶声音。

  很快,夫妻俩来到了战锡办公和住宿的正宫殿外面。

  “洪大将军,洪少夫人,你们来了,皇上不久前可是【抓马王】派了人来问奴才好几次了。”李公公一脸笑眯眯且恭敬的笑容对着张庭跟郝仁讲道。

  “李公公,皇上在里面了吗?”张庭对着李公公问。

  李公公点了下头,“在的,洪大将军,洪少夫人直接进去就行了。<>”

  郝仁恰咀ヂ硗酢浚着张庭的手,轻轻推开关着的殿门。

  很快,里面坐着的人立即映入进走进来的夫妻二人眼中。

  “你们夫妻俩来的可真够慢的,我们在这里都喝了好几壶茶了。”一道打趣的声音在这座正殿里响起。

  里面已经坐着战锡,战浩,李史还有林宰相这几人。张庭脸上挂着尴尬的表情走了进来。

  战锡笑着跟他们夫妻俩说,“小庭姐姐,小仁大哥,你们来了,快坐下来,我们正在谈着怎么跟南国谈条件呢。”

  郝仁一言不发的牵着张庭坐在了其中一张空着的桌子上。

  郝仁一幅旁若无人的样子,给他身边的娇妻又是【抓马王】倒茶又是【抓马王】拿糕点的,直到把张庭给侍候好了,人家这才抬起头,看着在场众人问,“你们刚才谈成怎么样了?”

  随着郝仁这句话一落,众人这才从他刚才一系列的动作当中回过神。

  首先是【抓马王】李史轻轻的咳了一声,望着他讲,“我们正在讨论着,还没有讨论出结果。”

  “是【抓马王】呀,小仁大哥,你跟小庭姐姐也提提你们的想法吧。”战浩看着他们这一桌。

  郝仁这时眼角扫到吃了糕点的张庭,马上从面前端起一杯茶递到她的嘴边,轻声说,“喝一口茶,小心别被这糕点给噎到了。”

  张庭红着脸喝了一口,然后偷偷的拉了下他衣角,低声在他耳边讲,“你别照顾我了,我又不是【抓马王】小孩子,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咳咳.....,我说你们两位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这个孤家寡人的面前弄这么恩爱啊,这样我会很嫉妒的。<>”李史拉长着一张脸,不高兴的对着他们夫妻俩讲。

  张庭脸更加红了,她真想找个地洞好好把自己藏起来。

  郝仁抬头看了一眼李史,就在大伙以为他会对着李史反驳几句时,没想到人家嘴里说出来的居然是【抓马王】他们说的那个问题。

  “你们刚才提的,我跟小庭在路上也讨论了下,我们的意见是【抓马王】,跟南国谈判时,除了要一些南国的财产外,另外再向南国要一些他们的火铳武器。”

  坐在龙椅上的战锡一听完郝仁这句话,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小仁大哥,你提的这个办法好啊,林宰相刚才也提了下,不过我们还没有决定好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要这么做,既然小仁大哥你也提出了这个办法,那就这么办吧。”

  兴奋的讲完,战锡看着殿下坐着的大伙,继续问,“那你们说,我们要是【抓马王】提了这个条件后,向他们要多少这东西好?”

  “当然是【抓马王】有多少要多少了。”这句话是【抓马王】战浩讲出来的。很快,战浩接到了几道鄙视的目光。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这么好的东西,难道不应该向他们南国多要一点吗?”战浩被这几道鄙视的目光给弄的快要把头给缩到脖子上了,声音小声又小声的对着他们这几人问。

  “南国虽然是【抓马王】对我们投了降,不过我们要是【抓马王】把人家逼狠了,人家迫于我们的压迫,又跟我们打起来,那就不好了,这次谈条件,我们第一个要注意的就是【抓马王】别把人家给逼急了。”林宰相对着战浩分板道。

  战浩听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黝黑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战锡摇了摇头,看向大伙,问,“那你们觉着我们这次向南国要多少火铳才好?”

  “据我所知,南国那边制作的火铳有限,总共好像才一千多把,我们就跟他们要七百把吧。<>”郝仁开口道。

  战锡轻轻点了下头,“好,就跟他们要七百把的火铳。”除了商量这件事情,接下来他们这一行人又商量好了怎么向南国要财物的条件。

  半个时辰后,宫殿里不时传来他们这些人的欢笑声。

  两国的谈判很顺利结束,谈到后面,两国商量好,每年由南国给庸国两千件珍贵野兽皮,五千两黄金另外还有牛羊等,最后就是【抓马王】南国这次要给庸国七百件火铳,并且从今以后,南国不准私自制造这些东西。

  南国使者得知了自己国家要付这么多的代价,顿时不肯,还曾一度想要跟庸国讨价还价。

  还没等人家说出这些讨价还价的话,就让战锡用一句话给打退了回去,那就是【抓马王】不想谈马上滚蛋,两国重新再打一场,最后迫于庸国皇帝威武的压力,南国使者哑巴吃黄莲的答应下这不平等的条后,紧接着,南国使者一身灰溜溜的离开了庸国。

  等南国使者一离开,战尊这位卖国王爷的惩罚也下来了。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