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要活的更久!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要活的更久!

  “二王爷,你还记得我吗?”这个时候,坐在轮椅上的叶圆圆突然开口。

  战尊连看一眼都愿意看的表情扫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叶圆圆。

  紧接着嘴里发出一道不屑嗤笑声,“叶圆圆,就算你化成灰了,本王也不忘记你,你这个贱人,想不到你居然还在这个世上,这么命大。”

  叶圆圆握紧着自己拳头,突然,低声一笑,“真是【抓马王】让王爷你失望了,圆圆还没有死呢,不过圆圆猜想,就算是【抓马王】王爷你先死了,圆圆还活在这个世上呢。”

  战尊一听叶圆圆这句话,立即瞪大着眼珠子,朝她吼,“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咒本王早死,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活的不耐烦了。”

  这时,天牢里响起了一道毫无顾忌的笑声。

  战尊一幅面目可憎的样子,对着在狂笑着的叶圆圆大喊了一句,“贱人,你在笑什么,你在笑什么。”

  叶圆圆狂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张庭,你可以跟我说说,他现在是【抓马王】个什么样子吗?”

  张庭看了天牢里面站着的男人,轻声把里面战尊的狼狈模样描述了一遍给轮椅上坐着的叶圆圆听。

  随着张庭每讲一段话,叶圆圆脸上的笑空僦越来越灿烂。

  “哈哈,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姓战的,你活该啊。”听到后面,叶圆圆一边狂笑着一边幸灾乐祸着。

  战尊此时望着张庭跟叶圆圆的眼神就像是【抓马王】要吃了她们两人一般。

  狂笑了一会儿,叶圆圆止住自己脸上的笑意。

  此时,她的眼里一片平静。<>“张庭,我们走吧,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了,从今以后,我叶圆圆不会再执着了,我要活下去,活的好久好久,比这个臭男人还要好久。”

  张庭看了一眼神情完全不一样的叶圆圆,嘴角上露出一抹替她高兴的笑容。

  现在,她可以从叶圆圆的神情里看到一些平静,这说明,叶圆圆是【抓马王】真的放下以前的事情了。

  “好,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张庭一脸高兴的讲。

  就在张庭推着叶圆圆往回走时,突然,牢里面站着的战尊气急败坏的对着张庭的背影喊了一句,“姓张的,你别走,你还没有告诉我媚儿现在怎么样了?你们把媚儿带到哪里去了,快点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张庭没有回头,只留着一个离去的潇洒背影给他,大声回答,“你的好媚儿已经没活在这个世上了,如果你想跟她团聚的话,你只能去阴曹地府里找她了。”

  牢里的战尊浑身一僵,整个人就跟失去了生命一般的布偶一样,傻呼呼的站在原地,嘴巴还动了动,呢喃,“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媚儿怎么可能会死的,你骗我,你骗我的,我不相信。”

  出了天牢,闻着外面新鲜的空气,张庭还有轮椅上坐着的叶圆圆终于觉着自己像是【抓马王】活过来了一般。

  天牢里面的气味真的是【抓马王】太难闻了。

  “张庭,那个男人嘴里喊的媚儿是【抓马王】谁?听他的口气,好像那个女人对他很重要似的?”叶圆圆问。

  张庭犹豫了,心里不确定这件事情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应该跟她说。叶圆圆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张庭的回答,顿时一笑,“你别担心我,我只是【抓马王】好奇,就算是【抓马王】那个女人跟他真有关系,我也不会伤心难过的。<>”

  从始到终,她对战尊一点感情都没有过,何来的伤心难过。

  “她叫王媚,是【抓马王】战尊这次逃到外面时认识的一个女人,看他们的样子,战尊好像挺喜欢这个王媚的。”张庭低声回答。

  叶圆圆一脸的嘲讽,“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还会喜欢女人,我一直以为这个男人不会喜欢女人呢。”

  经过这次天牢之行,叶圆圆还真改变了好多,现在她整个人再也不是【抓马王】死气沉沉的样子,更重要的是【抓马王】,她现在自己学会了怎么照顾好自己。

  对于她这个改变,张庭打从心里替她高兴。

  时间慢慢过着,过了差不多两个月,庸国跟南国两边的战争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据说,因为南国这边因为没有了王媚这个神助手,他们用的火锍很快就不行了,到了后面,这个神秘武器直接就被废了。

  没有了这种神秘武器的帮助,南国这边的军队就像是【抓马王】一盘散沙一样,很快就被郝仁带过去的军队给打败了。

  经过了几个月的大大小战争,最后南边这边终于受不住了,向庸同发了投降的战书。

  当这个好消息传到京城时,全国的百姓们都高兴极了。

  就连跳跳他们几个都知道了他们的爹是【抓马王】庸国的战神。

  每天这几个小家伙一醒来,都会在张庭耳边唠叨一下,他们长大后也要像他们爹一样这么厉害。

  很快,郝仁这边的军队带着南国投降的使臣回了京城。

  在他们回京城的这一天,京城的大街上挤满了来看战神军队的人。<>

  靠近大街旁边的酒楼上面,张庭也带着几个硬要来的小家伙在这里看回来的战神军队。

  “娘,怎么爹爹他们还不出现的,我脖子都快要等长了。”跳跳伸长着脖子,一直望呀望的,一直没望到他想要见的爹爹,小家伙现在都有点发脾气了。

  张庭好笑的朝小家伙这边看过来,“现在知道脖子都等长了吧,早就跟你说不要来了,你就是【抓马王】吵着要来,这要是【抓马王】在家里等着该多好啊。”

  跳跳嘟了嘟嘴唇,小脸上透着一股不乐意,“我才不要在家里等呢,我要在这里跟大家一块等爹爹回来。”说完,小家伙又伸长着他的脖子往外面看下去。

  张庭摇头一笑,心里暗道,刚刚也不知道是【抓马王】哪个小鬼一直喊着好慢好慢的。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出现了很大的响动。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跳跳他们几个欢快的喊叫声,“娘,是【抓马王】爹爹他们回来了。”

  “二哥,快看呀,好多马,他们都骑在马上呢。”东儿拉着跳跳的手臂,小脸上全是【抓马王】兴奋的表情。

  “二哥,三哥,爹在哪里呀,北儿找不到。”北儿找呀找,发现下面的人都是【抓马王】差不多的,认不出来哪个才是【抓马王】他要等的爹爹。

  跳跳跟东儿拧着小眉毛,两双大眼珠子睁大着,在那帮军队里也跟着找来找去的。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