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看在同乡的份上!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看在同乡的份上!

  张庭看了说话的战浩一眼,没说什么。在郝仁恰咀ヂ硗酢浚过她手时,张庭朝他看了一眼。夫妻俩虽然没有对话,不过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对方嘴里想要说的话。

  郝仁朝她点了下头。张庭看到他这个动作,嘴角弯了弯。

  四人在外面呆了一会儿,很快就分道扬镖了。

  张庭回到了自己住的帐篷里。在她的面前摆放着两个茶杯,看样子,好像是【抓马王】在等人似的。

  没过多久,帐篷的门帘被人掀开,郝仁押着一个被蒙着眼睛的女人走了进来。

  “小庭,人我给你带来了。”郝仁对着里面坐着的张庭讲。

  张庭马上站起身,走到蒙着眼睛的女人跟前,伸手把她眼睛上面的黑布给取了下来。

  顿时露出了一张完整的脸。“居然是【抓马王】你,你想干什么?”王媚眨了下自己好不容才适应的眼睛,没想到会看到刚才看到的这个女人。

  张庭朝她微微一笑,“怎么,看到我出现在你的面前很吃惊吗?”王媚轻轻的哼了一声。

  郝仁瞪了这个敢哼他女人的囚犯一眼,然后望着张庭吩咐,“小庭,你跟她在这里慢慢聊,我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就行了。”

  张庭对着他点了点头,微笑着目送他走出了这间帐篷。

  这时,这间帐篷里只剩下她们二人。

  “请坐吧。”张庭看着站着的女人讲。

  女人瞪了张庭一眼,不客气的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你把我的手给放开。”王媚动了下自己被反绑着的双手,一脸生气的瞪着张庭。

  张庭看了一眼她被绑着的双手,不好意思一笑,“这个我可能帮不到你,我要是【抓马王】把你的手给松开了,你要是【抓马王】逃走了,我怎么办。”

  王媚对着张庭用力一哼,丢了一道白眼过去。对于人家对待自己的态度,张庭倒是【抓马王】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反而还很客气的给人家面前的这只空茶杯倒了一杯茶。“喝杯茶吧,好歹我们也算是【抓马王】老乡吧。”

  张庭把茶端到她的嘴边。王媚一脸怀疑的看着面前这杯茶。

  张庭见她不喝,笑道,“怎么,不敢喝吗,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怕我在这茶杯里下毒啊?”

  王媚听到她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张庭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顿时,张庭低声一笑,当着她的面前,把手上端着的这杯茶给全喝进了自己的嘴里。

  “怎么样,现在你相信我放了毒要毒死你了吗?”张庭看着她笑问。

  王媚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你到底想要干嘛,你要是【抓马王】想杀了我,就把我给杀了,反正我王媚落到你们的手上,就没有想着要活着离开,大不了,我再重新来过。”

  张庭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表情,看着她讲,“原来你叫做王媚啊,这是【抓马王】你的真名,还是【抓马王】你用着这具身体的名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媚把脸扭到一边,装成一幅不解张庭这句话的样子。<>

  张庭低声一笑,“王媚,你不用再装了,你以为你装成听不懂我的话,就能掩盖你是【抓马王】来自现代的事实吗?”

  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自从她把这火铳制出来,就把她的身份显露出来了吗。

  把头扭到一边去的王媚马上转过头看向张庭。

  “怎么,现在不装了吗,王媚,我真的搞不明白,你既然穿越到这里来了,为什么要把现代的开器弄到这个朝代里来,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制出来的这火铳,害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说到这件事情,张庭真想抽她一个大嘴巴。

  王媚轻轻的哼了一声,一幅死不悔改的样子,回答,“这里的人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我爱的人没有事就行了,再说了,我这么做都是【抓马王】为了帮助我爱的人,如果不是【抓马王】你们抢了他的东西,他现在也不会伦落成这个落魄样子。”

  张庭听她口口声声说她爱的人,顿时觉着可爱,嘴里也忍不住出了一抹嘲笑的声音。

  正在高昂喊着自己爱情的王媚听到张庭这句嘲笑声,马上朝她瞪过来,“你笑什么,我说的话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为了我爱的人,做这些让你觉着可笑吗?”

  这时,张庭也笑完了。听到她这句带着刺的话,摇头一笑,道,“王媚,你说的这些话并不觉着可笑,只是【抓马王】你说你爱的人,我觉着很可笑,你知道你爱的男人是【抓马王】个什么样子的吗?你知道他以前都做过什么事情吗?”

  王媚眼珠子一转,轻轻的哼了一声,一脸不在乎的说道,“他以前是【抓马王】个什么样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他现在是【抓马王】我爱的人就行了。”

  就在她激情高昂的说着时,张庭打断道,“不,我告诉你,你要是【抓马王】知道他以前做过的事情,你就会发现原来你之前为爱人所做的那些事情是【抓马王】真的太愚蠢了。<>”

  “我不准你说他的坏话,尊是【抓马王】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你知道吗,当初我一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时,要不是【抓马王】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恐怕我早就要死在这里了。”王媚说起自己以前的事情,眼里带着一抹浓浓的爱意。

  张庭望着这个中毒已深的女人,轻轻摇了下头,同时也有点觉着没面子。好歹她们也是【抓马王】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吧,怎么这个姓王的女人是【抓马王】个这么没脑子的呢。

  “行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恶心的话,我让你过来这里,只是【抓马王】想提醒你一下,别再执迷不悟了,别再用你那些知道的东西来祸害这里的人了。”

  “如果我不听呢?”王媚一脸挑衅的表情盯着张庭。

  “如果你不听的话,那我们这边只能把你给重新送回到咱们那个世界里去了。”张庭一脸阴阴的笑容盯着她讲。

  王媚一听张庭这句话,脸色一白。

  张庭看着她的脸色,见她会害怕,心里有点小小的庆幸。

  这个女人知道害怕,那就说明这个女人还是【抓马王】有弱点的。

  怕就怕在这个女人不会怕,要真是【抓马王】这样,那对付这个女人还真是【抓马王】一个棘手的办法。

  “本来你做什么事情都是【抓马王】你的事情,不过现在我既然知道你跟我一样,来自同一个地方,作为一个同乡,我应该劝劝你,免的你因为这个丢了性命。”张庭继续讲。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