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家信!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家信!

  张庭看了一眼他手上拿着的这只鸡腿,接了过来,咬了一口这鸡腿上的肉,这皮焦肉嫩的烧鸡,确实是【抓马王】蛮好吃的。

  “好吃吧,小庭姐姐,我没有骗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也不知道这烧鸡他们是【抓马王】从哪里买来的,太好吃了,太香了。”战浩见张庭尝了,立即一脸得意的凑到张庭跟前讲。

  “确实挺不错的,今天你们两个都多吃一点,明天我们就离开了这里。”张庭边吃着手上的鸡腿,边跟面前两个吃鸡肉的男人讲。

  战浩一听张庭这句话,立即停下了自己吃到一半的鸡腿,“小庭姐姐,我们才刚来,就要离开了吗?去哪里啊?”

  “你忘记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当然是【抓马王】进敌国那边。”张庭丢了一道白眼。

  “可是【抓马王】我们才刚来,对敌国都不熟悉,我们这样子贸贸然然的走过去,会不会不妥啊?”战浩一脸担心的望着张庭。张庭放慢了吃鸡肉的动作。

  老胡这时也开口,“少夫人,老胡觉着这次六王爷说的挺对,我们对敌国都没了解清楚,现在进去那边,就属于摸眼黑,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不仅会增加危险,还会打草惊蛇。”

  张庭看了他们二人担心的眼神,沉思了好一会儿。

  “行,就按照你们说的,我们明天先不走,在这里再多两天,了解清楚了,我们再过去那边。”张庭看着他们两个讲。

  见他们两个手上的鸡肉没动,张庭指了指他们手上拿着鸡肉,“都发什么呆呢,快点吃吧。”

  经张庭这么一说,老胡跟战浩这才想起来他们手上拿着鸡肉还没有吃完呢。

  一时间,二人低下头又继续跟他们手上的鸡肉奋斗去了。<>

  每只有三斤重的烧鸡,两只就让他们三人给吃光了。

  半个时辰之后,张庭住的这间房间的桌上摆着一堆吃剩下的鸡骨头。

  “好困,小庭姐姐,我听说这里有热水洗,你要不要洗一个,我叫这里的伙计给咱们送热水上来吧。”

  吃饱喝足了,战浩打了一个哈欠,真想就这样子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得了。只是【抓马王】这身上的味道,让他想忽视都难。

  “好啊,你们两人也叫这里的伙计给你们热水上来,在外面赶了这么久的路,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是【抓马王】一层难闻的酸臭味了。”张庭低头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一直忍着呕吐。

  战浩指了指桌上放着的没动的饭菜还有那些吃剩下的鸡骨头,“小庭姐姐,那这些怎么办?”

  张庭顺着战浩指的目光看过来,嘴角轻轻一抿,“放心吧,这些东西我会让人收拾干净的,你们回房间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战浩跟老胡一听,二人很识趣的没再继续问。

  二人朝张庭道了一声晚安,相继离开了这间房。

  等他们二人一离开,张庭站在房间里,朝着安静的房间喊了一句,“你们躲在暗处的人,可不可以派一个人下来,我有话要交代。”

  就在张庭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嗖的一声,房间里突然就多出了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你是【抓马王】哪方的?”张庭知道自己的身边隐藏着两方的人马,其中一方是【抓马王】洪王爷给的,另一方是【抓马王】战锡给的。

  黑衣男子低头回答,“小的是【抓马王】洪王府的。<>”

  “你帮我把这些东西都扔了吧,千万别让客栈里的人看到。”张庭指着桌上放着的东西交代道。

  黑衣男子顺着张庭指的方向,很愉快看到了那一片狼藉的桌面。

  顿时,黑衣男子嘴角抽了抽,他可是【抓马王】堂堂有实力的暗卫头头,没想到居然沦落到要给人扔垃圾的地步。

  “怎么,不行吗?”张庭当然看到了他的嘴角在抽搐几下。

  黑衣男子沉声回答,“行,属下这就去办。”

  黑衣男子上前走到桌边,动手把桌面上那些狼藉的垃圾给收拾好。

  嗖的一声,又消失不见了。等张庭回过头看时,原本一片狼藉的桌面已经变干净了,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曾经乱过。

  接下来,客栈伙计送来了一桶热气腾腾的水进来。

  张庭望着这桶热水,全身都慢慢变舒畅了。正准备脱衣服,张庭突然停下了动作,抬头望着屋顶,“你们不会在看着我洗澡吧?我要洗澡了,麻烦你们都回避一下,谢了。”

  说完这句话,张庭等了一会儿,觉着他们都应该走开了,这才缓缓的把自己衣服给脱下来。

  脱的一件不剩之后,张庭把自己整个身子泡在了热气腾腾的澡水里。

  这一泡,张庭直接在里面泡了将近一柱香时间才出来。

  如果不是【抓马王】因为这水的温度要冷了,张庭还真的不愿在这澡桶里出来。

  泡了一个热水澡,一股困意就袭过来。<>

  张庭打了一个哈欠,穿着干净清爽的衣服躺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在同一个夜晚里。身在战场的郝仁手上正拿着一封信。

  “我说怎么回事呢,这么晚了,你的帐篷里居然有烛光,原来你是【抓马王】在看信呀,怎么,看的是【抓马王】家信吗?都写了什么,有没有写我儿子的事情?”

  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身穿着铠甲,大摇大摆的走到郝仁的跟前。

  看他们两个相处的样子,好像很亲近。此时张庭要是【抓马王】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来这个人不正是【抓马王】李煜城的爹李史吗。

  郝仁把手上的信给折好,“不是【抓马王】家信,是【抓马王】宫里那边送过来的,皇上说,我妻子也出来了。”

  “洪少夫人也出来了,出去哪里?”李史听到郝仁这句有点莫名其妙的话,一脸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看着他问。

  郝仁把手上折好的信交到了他的手上,“你自己看吧。”

  李史接过,打开折好的信,很快把它看完。

  “想不到洪少夫人还是【抓马王】一个帼国不让须眉的大胆女子,她居然敢只身闯到敌国去查探。”李史看完,一脸的佩服。

  他实在是【抓马王】想不出这个世上还有谁会像这位洪少夫人这么大胆了吧。

  “我宁愿她不要这么大胆,这个小庭,她怎么不跟我商量这件事情,就自己过来了。”郝仁脸色深沉。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