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眼红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眼红了!

  张庭拧了下眉,不解的问道,“她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啊,这先皇刚死,他们怎么还想着要来我们家里呀,他们就不怕怪罪吗?”

  洪王妃听完张庭这句话,笑了笑,“小仁媳妇,你大概忘记了,咱们新皇可是【抓马王】从咱们王府里出去的,可以说,我们王府现在是【抓马王】新皇最信任的,大伙自然都盯着我们这边,谁不想好好的巴结一下咱们王府啊。”

  张庭拧了拧眉,看着桌上那一大堆的请柬问,“那娘,这些请柬你打算怎么办?”

  洪王妃抿嘴一笑,一双轻飘飘的目光扫了一眼这些请柬,缓缓道,“暂时先别管她们,等宫里那边的事情一切尘埃落定再说。”

  说完这些事情,洪王妃看了一眼张庭,笑了笑道,“刚才小仁派人过来说,他跟他爹今天晚上会回来吃饭。”

  张庭高兴的道,“真的吗,那可真是【抓马王】太好了,这样说来,看来宫里的事情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

  “可能吧,我已经吩咐府里的下人了,今天晚上的这顿晚饭煮丰盛一点,虽说先皇刚刚驾崩,大伙都要吃素一点,只是【抓马王】咱们一家人吃饭,吃什么也没人管,就别去守那些规距了。”洪王妃笑着跟张庭讲。

  张庭点了点头,“就是【抓马王】这个道理,娘,你不知道,昨天晚上的那顿饭,我们不是【抓马王】吃的有点素了一点吗,跳跳他今天就问我,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我们家没有银子了,以后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没肉吃了。”

  洪王妃听到自己的宝贝孙子居然问出这种话,顿时就乐的哈哈大笑起来。

  张庭看到,也跟着一块笑了起来。

  正当婆媳妇俩笑的高兴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你们两个在笑什么呢,笑的这么高兴。<>”

  张庭跟洪王妃听到这道声音,婆媳俩的笑容同时一停,二人一块朝门口的方向望了过来。

  “爹。”张庭看到走进来的两人,先是【抓马王】朝洪王爷喊了一句。

  洪王爷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大步走了进来,坐在了他平时坐着的那张椅子上。

  郝仁一进来,就来到了张庭的身边,一脸关心的望着她。

  “刚才你们两个在笑什么呢,笑的这么高兴,说出来给本王听听。”洪王爷看着洪王妃问道。

  洪王妃先是【抓马王】笑了笑,紧接着把她刚才跟张庭一块讲的话讲了一遍。

  听完,洪王爷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嘴里一直在夸跳跳这个孙子聪明,像他之类的话。

  笑完,洪王爷这才看到桌上放着的这些请柬,“这些请柬是【抓马王】那些大臣家里送过来的吗?”

  洪王妃抿嘴一笑,点了点头,“可不是【抓马王】那些人家里送过来的吗,今天皇上一往咱们家里赐东西过来,没过多久,这些请柬就像是【抓马王】不要银子似的往我们家里送了过来,老爷,你说我们现在拿这些请柬怎么办才好?”

  洪王爷听完,眼神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这些请柬,嘴里轻飘飘的飘出一句话,“暂时先别理这些请柬,现在新皇登基,还有不少人盯着咱们这个府里呢,咱们还是【抓马王】先低调一点好。”

  张庭听到洪王爷这句话,抬头看向他,“爹,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有人说什么闲话了?”

  洪王爷看了一眼张庭,轻轻的应了一声,“嗯,今天早上,新皇刚登基,就有朝党上的大臣们向新皇挑拨我们洪王府的事非,还有些人在污蔑我们洪王府是【抓马王】二皇子一党的呢。<>”

  王妃一听,气的大声喊了一句,“真是【抓马王】胡说八道,到底是【抓马王】哪个王八蛋,这么可恶,嘴巴居然臭成这个样子啊。”‘

  洪王爷听到自家夫人这些骂话,摇头一笑,伸手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行了,夫人,不用为了那些小人的话生气,本王知道,那些人就是【抓马王】怕新皇重重的赏我们这些有功之臣,想先打压下我们,借着这些话想在新皇的心里埋下对我们的怀疑种子呢。”

  “那新皇的态度怎么样?他有没有相信那些人的话啊?”洪王妃一脸担心的看着洪王爷问。

  洪王爷笑了笑,“这倒没有,我看新皇是【抓马王】完全不相信那些人的话,后面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为了打压那些有心之人,新皇还往咱们家里送了不少的珍贵药材呢。”

  张庭跟洪王妃听完,这才知道原来这些珍贵的药材是【抓马王】这么过来的。

  “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一下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如果不是【抓马王】他们,我们家里还得不到这么多珍贵的药材呢。”张庭笑着跟大家伙讲道。

  四人在厅里聊了一会儿之后,就散开了,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里。

  张庭这边。

  张庭看着忙了一天的男人,忙把自己坐到一边的位置让出了一半。

  “今天在宫里的事情还算顺利吧?”张庭关心的问道。

  郝仁看到自家娘子这么体贴,自然是【抓马王】不会辜负自家娘子的这片好意,轻手轻脚的坐在了她的身边。

  “还行,新皇在前段日子里确实被先皇教导的很好,才不到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很快就上手了。<>”

  张庭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

  说到这里,张庭叹了口气,又是【抓马王】一幅愁眉苦脸的表情,“也不知道小锡在宫里过得习不习惯,那些宫里人有没有好好的照顾他啊?”

  “放心吧,他现在可是【抓马王】皇上,宫里的人敢不用心照顾他吗,别担心了。”郝仁有点哭笑不得的哄着她。

  吃过晚饭,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家里不少人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一个好觉。

  好不容易今天终于平静了,大伙也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好觉。

  这一晚上,几乎全京城里的宅子都是【抓马王】安安静静的。

  第二天。一家人神清气爽的坐在一块吃着早饭。

  “今年的考试还会照常进行,小义,你可要好好的温习功课,不可以荒废了,知道吗?”就在大家安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早饭时,突然,郝仁抬头看向郝义这边,开口讲出了这句话。

  郝义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闪过兴奋的光芒看着郝仁,“大哥,你刚才说的话可是【抓马王】真的?今年的考试真的照常进行?”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