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新帝!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新帝!

  “对哦,你不说我还忘记这件事情了,不过今天晚上宫里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发生大事情了,二皇子他真的发生动乱了?”张庭小心翼翼的看着郝仁问。

  郝仁本来就没想瞒着自己的妻子,于是【抓马王】在张庭问起这件事情来时,他很痛快的点了下头,“嗯,他确实做了,不过已经让我们的人给制止住了,现在人已经关在天牢里,等明天新帝登基之后,再来跟大臣一块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张庭抓了下郝仁的衣角,小声的向他问道,“那新帝的人选,选好了吗?”

  郝仁看到自己娇妻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抿嘴一笑,伸手轻轻刮了她小巧的鼻尖,对着她耳朵讲,“现在已经没事了,咱们可以大声说话了,正如咱们所希望的,新帝就是【抓马王】七皇子了。”

  “真的是【抓马王】小锡啊。”张庭听到这句话,顿时激动的差点大着一个肚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幸好在她一激动的时候,郝仁及时轻轻的按住了她的肩膀。

  接到郝仁带着责备的眼神,张庭冲着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的吐了下舌头,马上道歉,“对不起啦,我刚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太高兴了,我下次会注意了。”

  “下不为例,要是【抓马王】再让我看到你粗手粗脚的,我就要考虑拿条绳子把你绑在我的身边了,这样我就不用老是【抓马王】被你吓了个半死。”郝仁看着张庭认真的讲道。

  张庭嘟了嘟自己的嘴,不满的看着郝仁说,“我哪里有老是【抓马王】把你吓个半死啊,你老是【抓马王】冤枉我,我平时做事很稳妥的,是【抓马王】你不知道而已。”

  郝仁听着自己娇妻嘴里嘀嘀咕咕的,虽然听不清她嘴里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心里多少也能猜出来,自己这个娇妻一定是【抓马王】在偷偷的指责他这个当相公的。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有把你吓到吧?肚子里的孩子呢,有没有被吓到?”郝仁握着她手问。<>

  刚才回来的时候,他在外院的大厅那边碰到了在守着王府的洪王妃,得知了今天晚上,自家的府里闯进了十几个不知死活的人,不过幸好让自家的侍卫给拦了下来,保证了这个府里人的安全。

  张庭听到他这句问话,抬头看向他,马上就明白了他问的是【抓马王】哪件事情,“没有,今天晚上府里的事情都是【抓马王】娘在处理,我没有过手。”

  “嗯,你现在身子太重了,府里的事情就别去过手了,都交给娘吧,你就好好的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们的儿女们就好了。”郝仁把她轻轻的揽进自己怀中,对着她耳朵轻声说道。

  “还有,明天以后的事情,你也不要去了,小锡那边我会帮你去跟他说的,他是【抓马王】个好孩子,会了解你的。”

  讲了这么多,郝仁突然发现自己怀中抱着的女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低头一瞧,这才发现在他说着话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睡着了。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郝仁心疼的低下头,亲了下她的额头。轻手轻脚的把她抱上床,盖好被子。

  第二天。张庭醒来的时候,发现郝仁居然又不在府里了。

  “你也别不高兴了,小仁离开的时候,吩咐我,一定要跟你说,他是【抓马王】因为宫里那边的事情,不得不早点进宫,还交代我,一定要看着你多喝一点早饭才可以,要不然,等他回来,不仅你这个当妻子的要责罚,我这个当娘的也免不了,你还是【抓马王】快点吃早饭吧。”洪王妃看着有点闷闷不乐的媳妇讲道。

  张庭听完洪王妃这句话,脸上闪过不好意思的表情。

  “对不起,娘,是【抓马王】媳妇太过娇气了。<>”张庭不好意思的跟洪王妃道了声歉。

  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她最近是【抓马王】怎么了,有点太过依赖郝仁了。

  “没事,都是【抓马王】过来人,我明白的。”洪王妃微笑着讲道。

  宫里头。今天的朝还是【抓马王】照常上着。

  只不过这次上面的龙椅上却没有永帝了。

  “李公公,既然皇上已经写好了遗照,李公公就把遗诏给拿出来吧。”有一位大臣看着站在上面的李公公讲道。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夜,此时的李公公好像更加苍老了。

  “行,老奴这就去拿。”李公公慢慢的往这个宫殿里头的后面走了进去。

  就在殿里头的大臣们都在伸长着脖子等待时,后殿里,李公公也把当初永帝交给他的那封遗诏给拿了出来。

  李公公一出来,大殿里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伙的眼睛都盯在李公公手上拿着的那封遗诏上面。

  李公公瞧了一眼下面的大家,轻轻的咳了一声。

  有点颤抖的手,慢慢打开他手上拿着的那封遗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随着李公公每念完圣旨上的一段话,大家心里就更加紧张了起来。

  “令有七皇子甚得朕心,能承朕大统,在朕驾崩后,由七皇子继承大统,铁此。”

  李公公念完后面的这句话,立即失声痛哭了起来,跪在了地上,对着上空大喊了一句,“皇上......。<>”其他大臣见状,纷纷的跪下来,低着头,伸手摸着眼眶上的泪水。

  哭了许久,李公公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珠,缓缓的站起身,在一位小太监的搀扶下来到了战锡的跟前,伸着颤抖的手,把手上的这封圣旨递到了战锡的面前。

  “皇上万岁,万万万岁。”李公公嘴角含着笑,对着战锡喊了这句。

  其他大臣见状,也立即跪向战锡这边,大声喊了一句,“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战锡一脸失神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封圣旨。

  虽然他心里已经很有把握自己的父皇是【抓马王】把皇位传给了自己。

  可是【抓马王】真当到了这个时候,他脑子里还是【抓马王】会有点懵懵的,感觉像是【抓马王】在做梦一样。

  愣了好久之后,战锡这才慢慢回过神,在李公公的指引下,站在了龙椅旁边,长臂一伸,对着底下的文武百官大声宣布道,“众爱卿都平身。”

  宫里新帝一登基,外面的百姓们马上就知道了。并且传的到处都是【抓马王】。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