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九十二章 互惠互利!

第一千九十二章 互惠互利!

  一边吃着面条的林臣突然偷偷的抬眼往已经想通了的郝仁脸上看过来。

  直到他看到郝仁脸上那抹笑意时,林臣这才抿嘴一笑。

  没过多久,整整一大碗的面条就让林臣给吃了个干净。

  此时,林臣摸着自己有点饱饱的肚子,舒心的吐了一口气。

  一脸满足的感叹道,“这挨饿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啊。”

  坐在一边喝着茶的郝仁听到他这句话,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不久前跟自己妻子聊起的那件事情。

  “林宰相,关于京城外面那些难民的事情,皇上打算怎么处理?”

  林臣摸着自己有点饱的肚子,满脸的舒心,在听到郝仁这句问话时,英俊的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这件事情啊,这件事情皇上让我来想个办法去解决。”

  说到这里,林臣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为难,“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抓马王】一个棘手的事情。”

  郝仁突然一笑。

  正在怎么想着解决这件难事情的林臣听到郝仁这个笑声,立即不满的朝他这边射过来一道白眼。

  “洪少爷,你这个笑声是【抓马王】怎么回事,难道洪少爷看到林某这么烦,洪少爷心里很高兴不成?”

  郝仁一听,忙对着林臣摆手,大声高呼冤枉,“林宰相,你这就冤枉郝仁了,郝仁怎么会这么想呢,郝仁笑,那是【抓马王】因为郝仁终于知道京城外面的那些难民们有救了,他们不会被赶出京城了。”

  林臣眉角弯了弯,显然是【抓马王】听到郝仁这句话时,心情不错。“

  洪少爷怎么知道林某一定会安置好这些难民们?现在林某也正为了这件事情烦着呢,据今天那些去调查的官兵们弄回来的难民人数,足足有十万人以上,这么多人,这一天就要掉多少粮食你可想过。”

  郝仁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抓马王】没办法,都是【抓马王】天灾惹的祸,如果不是【抓马王】实在是【抓马王】在家里过不下去,有谁愿意走这么远,来到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讨食啊,林宰相,京城外面的那些难民们就拜托林宰相帮忙了。”

  林臣一看郝仁这个动作,马上拦住了他这个动作,“洪少爷,你可别拜托我,这件事情现在林某都不知道能不能办好呢,这粮食首先就是【抓马王】先要解决的事情,林某也不瞒你,这国仓里可没有多少的粮食,宫里那位更不可能把那里的粮食都拿出来救济灾民。”

  说到这里,林臣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把宫里那位也给骂了一遍。

  那位虽说已经病入膏肓了,可是【抓马王】那位的脑子确实还非常的精啊。

  这安排难的事情,一看就是【抓马王】个不得力,又不讨好的事情。

  说的难听点,这个活就是【抓马王】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那位把这件事情丢给他,不就是【抓马王】想把这个罪让他林臣给揽在身上吗。

  郝仁听到林臣说这粮食的事情,眉头又开始深锁了起来。

  林臣侧头瞧了一眼郝仁,突然眼珠子一转,“洪少爷,我以前记得听人说过,******好像种田是【抓马王】把好手啊,想必这粮食应该存了不少吧。”

  郝仁抬头看了一眼满身都在散发着算计的林臣,并没有马上回答林臣这句话。

  这个像狐狸一样的家伙,居然这么快就把主意打到自个家里来了。

  想到家里存的那些粮食,郝仁眉头微微一紧。

  在郝家那边,还有另一处,他们洪家确实存了一批粮食。

  只是【抓马王】那些粮食确是【抓马王】要用到洪家军那边的。

  林臣见郝仁没有开口回答自己,心里已经隐隐猜出来自己说的这件事情一准没错了。

  这洪王府这边确实有一批粮食,至于有多少,那他就不得知了。

  “洪少爷,如果到时候你们打着七皇子他们的身份去救济那些灾民们,想必到时候七皇子这个名字会在难民们这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郝仁眼中的光芒一动,只是【抓马王】嘴巴仍旧闭紧。

  过了好一会儿,郝仁这才开口,“林宰相,你说的这些话确实让郝仁非常心动,只是【抓马王】这件事情郝仁真的是【抓马王】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这粮食的事情,洪家这边也拿不出来多少啊。”

  林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郝仁,紧接着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郝仁的肩膀,一幅高深莫测的表情看着郝仁讲,“洪少爷,刚才林某说的那些话是【抓马王】真心实意的,洪少爷要是【抓马王】真的有这个力,大可以去试试,这样的事情,林某是【抓马王】不会害你们的。”

  只不过是【抓马王】双方互惠互利就是【抓马王】了。

  眼看着这时辰不早了,林臣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突然站起了身,一只手还似模似样的拍了拍自己身后的衣服,开口说道,“哎呀,不知不觉间,林某居然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了,时辰也不早了,林某的夫人已经现在要困了,林某还是【抓马王】接她回府吧。”

  丢下这句话,林臣拍了拍屁股身后的衣服,头也没回的离开了大厅。

  张庭是【抓马王】把林臣这对夫妇送到大门口后,又转身来到大厅这边的。

  “想什么呢,一个人在这里想着这么入神。”张庭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郝仁一言不发的坐在厅里面。

  此时的郝仁刚好让张庭这句话给喊回了神。

  “来了,快过来这边,我给你暖暖手。”郝仁赶紧把自己心里头想的那些事情抛到脑后,站起身,往张庭这边走过来。

  牵着她手往他刚才坐着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在张庭一坐下来,郝仁马上化身成一个好相公,把张庭有点冻冷的双手放在他脸上放着。

  “怎么样,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暖和一点了?”郝仁双眼都是【抓马王】宠溺的眼神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张庭。

  张庭心里感动极了。

  “你把我的冷手放在你的脸上,你不觉着冷啊?”张庭看着他问。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摇了头,“不冷,只要你不冷,我就不会冷。”

  张庭嘴角弯了弯,“对了,你刚才在想什么事情想的这么认真呢,连林臣夫妻俩回无头骑士人,你都没有去送人家。”

  “他回去了吗?”

  张庭轻轻点了下头,“回去了呀,他大概是【抓马王】一从你这边出来,把梁茹给领上就回去了。”

  “你们刚才在这里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聊了什么秘密的事情啊?”张庭好奇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打听。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