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九十一章 不可多说!

第一千九十一章 不可多说!

  林臣是【抓马王】在洪家人吃过晚饭之后才一身疲惫的姗姗过来。

  不过人家过来的时候,一幅就像是【抓马王】从难民营里那边赶过来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宰相大人,你怎么这个样子来了?”郝仁看着一身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林臣,一脸担心的问道。

  林臣吐了一口气,朝郝仁摆了摆手,“我夫人呢?”

  郝仁指了指后院的方向,“她在后院跟北儿一块玩着,要不要我现在叫人把她给叫过来。”

  林臣轻轻摆了下手,“等会儿吧,我们先聊聊。”

  说完这句话,林臣突然一只手摸了下自己的肚子,俊脸上划过尴尬的表情,“那个,你们家里还有没有吃的?给我来一点吧,我已经两餐没有好好吃了。”

  郝仁一听,马上点了下头,朝身后守着的下人吩咐了下。

  不一会儿,守着的下人很快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大厅里。郝仁又给这位林宰相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

  林臣也不客气,一口气就把这杯茶水给喝了个干净。

  “唉,我现在才觉着是【抓马王】活过来了,今天在宫里,可忙死我了。”林臣身子一摊,整个人一幅要累瘫了的样子。

  “宰相大人,宫里那位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身子不好了?”郝仁一脸随意问起的样子问起了这件事情。

  林臣抬头看了一眼郝仁,轻轻一笑道,“是【抓马王】不好了,估计这个冬天熬不过来了。”

  郝仁听完林臣这句话,眉头紧锁。

  说到这里,林臣突然又换了一个话题,“我最近在宫里听到一件事情,那位好像打算好好的动一下咱们那位二皇子了。”

  眉头紧锁的郝仁听到林臣这句话,眉头马上松开,看向他,“林宰相,你刚才说的这句话可真?”

  林臣立即朝郝仁这边丢了一个白眼过来。

  “洪少爷,你这句话是【抓马王】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相信我林臣说的话吗?如果是【抓马王】这样,那下次有什么事情,林臣也不会再说了。”

  郝仁忙对着他摆手,因为他听出来了,这个林臣好像有点生自己不相信他的话了。

  “没有,林宰相,你别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抓马王】觉着这件事情有点太惊讶了,你想啊,那位醒来也不是【抓马王】一天半个月了,都醒来差不多半年了,他对二皇子所做的事情,那是【抓马王】连问都没过问一句,现在你突然来这么一句,我当然有点觉着像是【抓马王】在出现幻听了。”

  林臣指了指郝仁,“洪少爷啊,有时候我觉着你挺聪明的,不过现在我觉着你好像有点太过聪明了,聪明到变愚蠢了。”

  郝仁让林臣这么一说,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因为这样的话,任由别人说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那人也会生气。

  “怎么,你还不服我说的。”林臣见他脸色不好,于是【抓马王】微笑着问。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摇了下头,“只要你把这件事情给我讲明白了,我就服你了。”

  算了,被人说愚蠢就愚蠢吧,反正他又不会少一块肉,只要能从这个林资相的嘴里得到更多对自己这边有利的事情,这点亏他吃了。

  林臣得意一笑,一脸自信的看着郝仁说,“这个你放心,我林臣一定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郝仁看他这个得意的样子,用力的一哼。

  “至于刚才你问的那件事情,我想问你,你怎么就知道咱们那位皇帝醒来之后没有去查二皇子所做的那些事情?”

  郝仁让他这句话问的一怔,过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的开口回答,“那位要是【抓马王】有查,也就不会到现在过去这么久了,二皇子现在还能逍遥自在的住在他那舒服的王爷府里头了。”

  “这个你可猜错了,咱们那位啊,可是【抓马王】一醒来没多久,就派了李史那个国公爷去查二皇子在他昏迷时所做的事情了。”

  “李史在调查着这件事情?”郝仁听到林臣提到李史这个名字,咬了咬牙。

  此时此刻,郝仁已经在心里给李史记了下仇了。

  这个家伙,枉自己还跟他交情这么好,这么大的事情,那个家伙居然一点口风都没有跟自己讲一下。

  林臣看到郝仁脸上这幅咬牙切齿的模样,突然一笑,一幅刚刚才想到的表情,看着郝仁说,“哦,我想起来了,你们家里好像跟这位李史国公爷有不深的交情吧,李史的那位儿子好像就在你们王府里住着吧。”

  郝仁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不想多提这件让自己丢人的事情,郝仁赶紧跟林臣换了一个话题。

  “对了,那这件事情后来怎么样,现在查出来了吗?”

  林臣缓缓的点了下自己的头,“查清楚了,估计明天早朝的时候,就会有好戏可以看了。”

  说到这里,林臣看向郝仁,“我说郝仁,你支持的那位七皇子一直在外面闲散着,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你让宫里的那位怎么注意到他啊?”

  郝仁一怔,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林臣。

  他知道,这个林臣不可能会无缘无故说这句话的,他既然说出来了,那就是【抓马王】一定有他的理由。

  “林宰相的意思是【抓马王】.......。”

  还没等郝仁问完,林臣就已经伸手打断了郝仁未讲完的话。

  林臣一脸狐狸一般的笑容看着郝仁,“洪少爷,林某可没有说什么,林某只是【抓马王】好奇罢了,至于怎么做,那就是【抓马王】你们洪王府的事情了。”

  “唔,好香啊,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我要的饭菜已经好了。”

  就在林臣吸着鼻子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下人,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一等那面条到手,林臣马上不顾自己是【抓马王】一个宰相的身份,开始不顾旁边还站着郝仁,痛痛快快的吃了起来。

  郝仁看着完全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面条身上的林臣,拧着眉,认真的想着刚才林臣说的那句话。

  过了没多久,郝仁那拧着的眉突然松了开。

  慢慢的,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同时,看向正在吃着面条的林臣,暗骂道,这个家伙,真的是【抓马王】跟条狐狸一样,狡猾的要死。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