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一千三十七章 防备之心!

第一千三十七章 防备之心!

  听着那英美这句没有同情的话,张庭咬了咬牙,用无声的唇语对着那英美骂了一句,“算你狠www.shukeba.com。”

  洪王妃一脸生气的表情朝张庭喊了一句,“小仁媳妇,你这现在是【抓马王】什么意思,我给你炖的汤,你不喝就算了,还想给别的人喝,你这是【抓马王】在轻视我对你的关心,你知不知道。”

  张庭一听,赶紧摆手,跟洪王妃解释,“不是【抓马王】的,不是【抓马王】的,娘,你听我解释,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关心,只是【抓马王】,只是【抓马王】你一下子要我喝这么多的汤,我,我真的喝不下去啊。”

  看洪王妃还是【抓马王】很生气的样子,张庭又退了一步,把其中两碗拿到自己的面前,“娘,要不然这样子好了,我就喝这两碗,另一碗,我就不喝了,我是【抓马王】真的喝不下了。”

  洪王妃看了一眼张庭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脸上终于露出松动的表情,“行吧,你就喝这两碗,这碗就留着,留着给你晚上喝。”

  “不过这两碗呢,你要把它喝完,不可以剩一点。”洪王妃搦着刚才张庭端过去的那两碗说道。

  张庭一怔,脸上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照这样子下去,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大肥猪的。

  当张庭打着嗝来到战志现在呆着的那间下人房时,发现里面坐了战锡跟战浩这两兄弟。

  “小庭姐姐。”这两兄弟看到张庭,一块站起身,朝张庭这边尊敬的喊。

  “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我还打算等会儿让人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呢。”张庭看他们两兄弟在,眼里闪过一点小小的惊讶。

  “今天一早,郝仁大哥就告诉我们了。”战浩率先回答道。

  张庭点了点头,迈脚朝战志这边走了过来。

  刚坐好,张庭又忍不住打起了一个嗝,实在是【抓马王】刚才喝的那两碗汤太油腻了,现在她一打嗝,嘴巴里全是【抓马王】那两种汤的味道。

  躺在床上已经醒过来的战志无意间闻到了张庭那打出来的味道。

  “张庭,你也太抠了吧,本王现在也是【抓马王】一个病人吧,你怎么只顾着自己补身体,也不送一点给本王补补身子啊。”战志一脸埋怨的表情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张庭。

  张庭无奈的笑了笑,看着他说,“你以为我愿意喝啊,我也是【抓马王】被人逼着喝的,好不好,不过你要是【抓马王】想喝的话,下次我分一半给你吧。”

  真好,没想到来到这里,居然碰到一个肯跟她分享那汤的人。

  “这还差不多。”战志听完张庭这句话,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没有去理会他脸上满意的表情,张庭看了一眼他那只受伤的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张庭,你说我的腿不会是【抓马王】废了吧。”战志此时脸上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腿。

  “别担心,你现在这条腿只是【抓马王】因为用了麻醉药的关系,等麻醉药退了,你这只腿就会痛了,到时候恐怕痛的你恨不得把它给据了,都说不定。”张庭上前观察了下他那条腿,给出这个判断。

  战志立即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在没让张庭动手前,心里已经想好了要成为一个废人。

  只是【抓马王】他心里想的那种废人也是【抓马王】那种用着一根棍子柱着走的。而不是【抓马王】一辈子躺在床上,什么事情都需要人侍候的那种废人。

  “你们两个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在这里多陪陪你们的三哥吧。”跟他们两兄弟说完这句话,张庭把这里还给了他们三兄弟。

  等张庭一走,战浩小心翼翼的坐在战志的脚边,一双担心眼珠子紧紧盯在呀志受伤的那只腿上。

  “三哥,你现在真的不痛啊,那我现在这样子碰你,你有没有感觉啊?”边说着,战浩伸手往战志那只受伤的腿上轻轻的碰了下。

  还没等战志喊出不痛两个字,战锡一脸紧张的上前去阻止战浩。

  “六哥,你这是【抓马王】在干什么,三哥现在的腿受着伤,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去碰他,你想害他啊。”

  战锡一脸生气的对着战浩讲道。

  战浩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只不过是【抓马王】想看一下三哥的腿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真的不痛罢了,我,我不碰就是【抓马王】了吗。”

  说完这句话,战浩赶紧站起身,乖乖的远离了战浩的这边。

  战锡瞪了一眼自己这个不知轻重的六哥。

  然后转过头看向床上躺着的战志,替战浩道了一声歉,“对不起,三哥,六哥刚才不是【抓马王】故意的,你别怪他。”

  这个时候,战志突然大声一笑。

  他这一笑,把战锡跟战浩两兄弟都弄懵了。

  笑完了之后,战志这才开口看着他们两兄弟说,“你们两个的感情确实不错,在咱们这些兄弟当中,能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情,实在是【抓马王】难得啊。”

  战浩跟战锡彼此相视了一眼。

  战志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兄弟,“七弟,我问你,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对皇宫里的那个位置有兴趣?”

  随着战志这么一问,战锡跟战浩这两兄弟都傻了。

  久久都找不到回答的话来回答提出这个问题的战浩。

  战浩看着自己这两个傻眼的兄弟,低声一笑,“怎么,听到你们三哥我问你们这件事情,很奇怪吗?”

  过了一会儿,战锡率先回过神来,脸上带着防备的表情跟战志说,“三哥,你怎么问这个问题,我怎么会对那个位置有兴趣呢,就算是【抓马王】有,我也没这个胆子啊。”

  战志听着战锡这句在防备自己的话,再次低声一笑。

  不过也对。这件事情要是【抓马王】放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会十分小心吧。

  毕竟一直以来,自己跟这两兄弟的也没什么过多的交情。当然是【抓马王】要谨慎又谨慎才对。

  “七弟,你不用对你三哥我带着防备之心了,如果说以前你三哥我对那个位置有什么想法的话,那现在你三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没错,是【抓马王】,我是【抓马王】想过坐上那个位置,可是【抓马王】现在,我这条腿,注定我跟那个位置无缘了。”

  战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腿,脸上划过一抹不甘。

  不过不甘又怎么样呢。他现在这个样子,是【抓马王】注定不可能再夺下那个位子了。

  收拾好自己眼里的不甘,战志再次看向眼前的这两个兄弟,再次问,“怎么样,现在你们两个还对你们三哥我带着防备之心吗?”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