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九百八十九章 想妻狂!

第九百八十九章 想妻狂!

  小家伙对着那英美轻松的喊了这个字。

  那英美一脸高兴的把小家伙给放开,目送着他跑了出去,久久移不开视线。

  “好了,不要再看了,东儿都已经跑过去了,你这样子看着,还能看到他的身影吗?”张庭伸手在那英美的眼前挥了挥。

  那英美一脸回味的表情对着张庭说,“小庭,东儿刚才喊我娘了,他真的喊我娘了www.shukeba.com。”

  张庭轻轻点了下头,应了一声,“是【抓马王】的,我已经听到了。”

  “他真的喊我娘了。”说着说着,那英美又哭了起来。

  张庭看着她这个样子,一脸无奈的对着她说,“你这怎么哭了起来,东儿喊你娘了,这不是【抓马王】一件好事情吗?”

  “我高兴啊。”那英美对着张庭喊道。

  张庭一听,朝她摆了摆手,既然这个个家伙,一高兴就哭,那就让人家在这里哭个够得了。

  又哭了有一会儿的那英美,眼眶肿肿的。

  “小庭,你是【抓马王】怎么让东儿喊我娘的?”那英美一脸好奇的盯着张庭。

  张庭抬头想了想,把昨天晚上她跟东儿的对话全讲了一遍给她听。

  “我就是【抓马王】这样子让东儿喊你娘的了。”

  那英美脸上带着一丝不甘,“虽然东儿是【抓马王】这样子喊我娘的,不过能够让这个小家伙喊我娘,我已经很高兴了,行吧,让小家伙同情着就同情着吧。”

  此时,在战尊这边。

  人家打从把那英美跟张庭他们送到了乌国之后,除了当天受到了乌西的接待之后,接下来的日子里,他都是【抓马王】一个人被凉在这个乌国皇宫里。

  更该死的是【抓马王】,在这个皇宫里,他处处受限制,做什么事情都不能随心所欲。

  今天也是【抓马王】,他只不过想在人家的马场里好好看一下人家马罢了,没想到马没有看到,还让人给赶了出来,这个耻辱,真是【抓马王】把他堂堂二皇子的尊严都给弄没了。

  就在战尊发着火的时候,突然,他身边的一个侍卫走了进来。

  “主子,是【抓马王】京城里王妃派人送过来的信。”

  战尊一把抢过这封信,用力的撕开手上的这封信。

  并且很快的看完。

  “这王妃就是【抓马王】太多担心了,京城里这么多的事情不够她担心,居然担心到这里了。”战尊用力的挥开手上的这封信。

  “居然还有心情去担心我身边的女人会不会怀孕?那女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怀的上了。”战尊嘴角一弯,奸奸的笑容从他宽阔的轮廓上一闪而过。

  此时,外面叶圆圆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站在门外。

  现在,她手上汤的温度不仅没有捂暖她心里的冷意。

  是【抓马王】的,她觉着好冷,这里明明是【抓马王】个大夏天,可是【抓马王】她却觉着自己浑身都冷,从头到脚都是【抓马王】冷的。

  她不知道自己端着这碗汤是【抓马王】怎么离开这里的。

  此时,完全不知情的战尊脑子里还在怎么想着自己怎么才可以在乌国这边横着走。

  在张庭一伙人在乌国这边呆了差不多半个月后,远在洪家军营里的郝仁这才得知了这件事情。

  一得知这件事情后的郝仁,马上带着硬要跟过来的战锡跟战志这两个家伙赶到了乌国。

  他们三人赶到乌国的时候,已经是【抓马王】深夜了。

  “怎么样,我够意思吧,知道你心里想着你的妻儿,所以派人把你妻儿在我这里的事情告诉你了。”乌西接到郝仁的时候,英俊的脸上全是【抓马王】得意的笑意。

  郝仁看着他脸上的得意笑容,伸手指了指,“这个仇我郝仁记住了,你可真厉害,我妻儿在你这里住了半个月了,你才把这件事情诉我,我看你是【抓马王】故意的吧。”

  乌西马上一脸无辜的表情跟他解释,“这件事情我可冤枉,这件事情本来你妻子可是【抓马王】不想让我告诉你的,我可是【抓马王】冒了被她们女人埋怨的机会才把这件事情通知你的,你这个人,怎么不知道感恩,反而记起了我的仇啊。”

  郝仁听完乌西的这个解释,俊脸上挂着怪怪的笑容。

  只是【抓马王】他这个笑容看在乌西的眼中,总有一种秋后再算帐的感觉。

  “他们在哪里?”郝仁看着乌西问道。

  不用问,乌西心里都已经知道郝仁问的是【抓马王】谁。

  “他们在后面宫殿里休息着,现在这么晚了,他们又不知道你们会来,自然是【抓马王】一到点就早早的去睡觉了。”乌西指着身后的宫殿回答道。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的哼了一声,转身后他身后的宫殿那个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被留下来的战锡跟战志只能对着乌西干瞪着眼睛。

  “我说乌西王,我们两兄弟来到你这里,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也应该安排个地方给我们两兄弟歇歇脚啊,你看看我们两兄弟,这些天为了赶路,我们可是【抓马王】连个好觉都没有睡过啊。”战志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对着乌西讲。

  乌西听到战志这句话,抬头看了他们两兄弟俩的这个样子,眼里露出深表同情的心,“行,你们两个也够辛苦的,跟在郝仁这种想妻狂的身边,我这就让人去安排给你们两个找个睡觉的地方。”

  战锡跟战志一听乌西这个吩咐,兄弟全的脸上马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这些天他们的郝大哥为了赶快来到这里见他们的小庭姐姐,这些个晚上,他们都是【抓马王】在外面过的夜,而且最该死的是【抓马王】,每个夜里,他们都只能睡上几个时辰,然后就要继续赶路了。

  此时在后面宫殿里熟睡着的张庭还并不知道自己等会儿会将见到一个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见到的人。

  安静的宫殿里头,郝仁大步来到这里之后,突然放慢了脚步。

  虽然他心里着急见到妻子,可是【抓马王】他并不想把里面熟睡着的儿子们也给吵醒了,要不然,他想跟妻子好好的说说话这个机会可能就没有了。

  宫殿的大门被郝仁从外面推开,“吱呀”一声,轻轻的响动,并没有把里面熟睡中的母子四人给吵醒。

  听到里面浅浅的呼吸声,郝仁深呼吸了一口气。

  刚才进来推开门的时候,他还真的怕里面熟睡中的小家伙们给吵醒了,不过幸好啊。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