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九百六十四章 狠心啊!

第九百六十四章 狠心啊!

  “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也不知道那位三皇子受了多重的伤,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怕我搞不定,也算你倒霉,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所以呀,你就注定帮我这个忙了www.shukeba.com。”回过头冲她说完这句话,张庭嘴角一弯,拉着她手加快了脚步。

  身后传来那英美哭爹喊娘的委屈声音。

  不过这些都不能让张庭把她松开。

  很快,这两个女人来到了外院这边。

  只见院子中间,战志一脸苍白的躺在一个简易搭着的伤架上面。

  院子里的地上又流了不少的血。

  “这到底是【抓马王】怎么了,你们不是【抓马王】去山上打猎了吗,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了?”张庭走过来,看到这个样子的战志,马上蹲下去帮战志止着身上的血。

  这时,郝仁走了过来,一脸的懊恼,“都怪我,怪我没有看好他。”

  “郝仁,这件事情怎么能怪你呢,这件事情我们也不想它发生的呀,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就这么背,我们才分开没多久,怎么会就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乌西说完,看向一直安静站着的战尊,“二皇子,你跟三皇子是【抓马王】呆在一块的,三皇子到底是【抓马王】怎么受的伤,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被点名的战尊,一幅从这个惊吓中刚回过神来似的,还一幅傻呼呼的模样看着乌西,慢吞吞的回应,“我,我也不太清楚,我走在三弟的后面,三弟说他要去前面打一下猎,等我听到三弟的惨叫声时,我走过去一看,看到的就是【抓马王】这三弟这个样子了。”

  除了张庭在认真的给战志止着血外,其他人听到战尊这句话,大伙的脸上都露出不太相信的表情。

  就在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的时候,给战志止血的张庭终于有了动静。

  大伙的注意力很快又移到了张庭这边。

  “小庭,怎么样,三皇子的伤势怎么样了?”郝仁一见张庭收回了给战志止血的手,马上走过来追问恰咀ヂ硗酢块况。

  此时,张庭两只手都沾满了血。就好像这些血是【抓马王】从她身上流出来似的。

  非常的吓人。

  “他呀,他身上的伤很严重,最重的还是【抓马王】他腿上的伤,要是【抓马王】一个不治好,恐怕他这条腿就要废了。”张庭面有难色的看了一眼战志那一条满是【抓马王】血的腿上。

  也不知道是【抓马王】谁下的毒手,这是【抓马王】完全要把这位三皇子给弄成一个残废啊。

  在场的人听到张庭这句话,所有人才抽了一口气。

  这一个皇子,要是【抓马王】腿废了,那就是【抓马王】跟那个位子无缘了呀。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人把目光往战尊的身上多瞧了几眼。

  这战志的腿没用了,在这里,受用最大的可是【抓马王】战尊这个二皇子啊。

  郝仁现在心里可没时间去想这么多了。

  他现在只想把这位三皇子的腿给治好。

  这三皇子可是【抓马王】在他的家里出了事情的,他不能让这件事情祸及到他的家人啊。

  “小庭,你有没有办法把他的腿给治好?”郝仁一脸紧张的看着张庭问。

  张庭轻轻的点了下头,“三皇子腿上的这个伤,幸好是【抓马王】遇到我了,要是【抓马王】碰上其他大夫,估计都会被判不能治了,不过他这个伤,我可以医治,只是【抓马王】有点麻烦罢了。”

  “小庭,三皇子这条腿就拜托你了。”郝仁一脸郑重的表情看着张庭。

  张庭自然是【抓马王】明白郝仁心里害怕的是【抓马王】什么,别说他怕了,她也怕啊。

  他的家人也包括她呢。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他的腿给治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简易伤架里的战志慢慢苏醒过来。

  “三皇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张庭率先走到他面前问道。

  大伙听到他痛苦的呢喃声,所有人都朝他这边靠过来。

  慢慢苏醒过来的战志一双急切的目光在这些人当中扫了一圈。

  很快,人家的目光定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不是【抓马王】别人,正是【抓马王】战志的好二哥战尊身上。

  “二哥,你,你真的好狠心啊。”说完这句话,战志于次忍不住身体的上的疼痛,晕倒在简易的伤架子上面。

  随着战志没有讲完的话一落下,大伙的目光都朝战尊这边看了过来。

  一下子被众人注视着的战尊一脸紧张,“这件事情真的跟本皇子没有什么关系,他可是【抓马王】我的亲三弟,我就算是【抓马王】心再狠,我也不会要他命啊。”

  可惜了,就像这个时候,战尊怎么大声的解释,可是【抓马王】在战志晕倒前的那句话面前,他这句话就显的太没有让人相信的本事了。

  这时,张庭率先回过神来,想到还在简易伤架上面躺着的战志。

  张庭脸色一变,对着大伙讲,“你们快点帮我把这位三皇子扶到他住的院子里去,他现在身上的伤很严重,一定要尽快医治。”

  随着张庭这句话一落,乌西跟郝仁等人纷纷举手愿意帮这个忙。

  很快,院子里放着的战志就让大伙一块合力抬着回了他现在在郝家这边住的院子里。

  一进院子里,服侍着战志的小厮小亮看到他家主子这个伤势,吓的趴在战志的身上又是【抓马王】哭又是【抓马王】叫的。

  张庭是【抓马王】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小厮从战志的身上拉下来。

  眼见这个家伙又要趴上去,张庭这次下了一句狠话,“小亮,我知道你对你的主子很忠心,不过如果你这样子一直拦着我给你主子看病,再过一会儿,你主子这条命就要不保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哭肿了眼眶的小亮,此时就跟个娘们似的,眼眶肿肿的看向张庭这边,“庭县主,你的意思是【抓马王】说,我家主子还能活着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

  张庭听到他这句回答,向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对着战志这个小厮说道,“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跟你说,你家主子没救了?”

  小亮一听,赶紧站起身,拿手背用力抹了下自己的眼眶,脸上露出了笑容,一脸拜托的表情对着张庭讲,“庭县主,我家主子的命就交给你了,庭县主,你可一定要帮我把我家主子的命给救回来啊,我小亮给你磕头了。”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