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不自量力的家伙!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不自量力的家伙!

  张庭听完他这句话,嘴角弯了弯,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战尊。

  他这句话说出去不知道在场的人有多少人相信呢,反正她张庭是【抓马王】不相信。

  吃过晚饭。郝仁突然出声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战尊。

  “二皇子有急事吗?要不然,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坐一坐,聊一聊吧!”郝仁笑着叫住了战尊。

  走了几步路的战尊听到郝仁这句问话,停下了脚步,笑着回答道,“没有要紧的事,怎么,郝将军要事情要找本皇子吗?这可是【抓马王】个稀奇的事情啊!”

  郝仁微微一笑,并没有把人家这句带着嘲讽的话放在心里,而是【抓马王】对着这位二皇子战尊轻轻点了下头。

  这时,郝仁站起身,指了指侧厅的位置,“二皇子,我们去侧厅讲讲话吧www.shukeba.com。”

  那英美看着他们两个离开工的背影,一脸好奇的问道,“小庭,你相公好好的叫他去侧厅里讲什么话啊?”

  张庭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随即摇头说道,“管他们说什么呢,反正又不关我们什么事情。”

  那英美一听,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又觉着张庭这句话挺对的。

  于是【抓马王】也就没再管侧厅那边的事情。

  侧厅这边。

  郝仁一等这位二皇子坐下来之后,马上开门见山的问,“不知道二皇子对东儿这么感兴趣到底是【抓马王】因为什么,二皇子不妨可以说说,或许郝仁可以帮到二皇子呢。”

  战尊在听到郝仁这句话时,脸上挂起了心虚的笑容,“呵呵,郝将军,本皇子怎么听不懂郝将军说的话呢。”

  看到他这个反应,郝仁嘴角挑了挑,这个姓战的还是【抓马王】太嫩了,他心里明明心虚的不行,却还要扮出一幅很镇定的样子,真的很假。

  “好了,二皇子,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件事情你要是【抓马王】再装糊涂下去,就有点不太好看了。”郝仁脸上突然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脸上挂着心虚笑容的战尊一听完郝仁这句话,收敛起了自己脸上的心虚笑容,英俊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严肃和一幅皇子之尊的样子看着郝仁。

  “郝将军,你这句话是【抓马王】什么意思,难道本皇子对一个孩子好,就不行吗?”战尊用力一哼,用力瞪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郝仁。

  郝仁一点都不畏惧他这幅模样,冷笑一声道,“郝某只觉着依二皇子的性格,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的,更何况是【抓马王】像东儿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了。”

  “你.....郝仁,你,你大胆。”战尊气呼呼瞪大眼珠子,瞪着郝仁,眼里露出来的毒光,似乎就像是【抓马王】要吃了郝仁一般。

  郝仁也不怕,直视着人家那双想要吃了自己的眼睛,“怎么,二皇子这是【抓马王】让郝某说中心事了吧。”

  战尊用力瞪着郝仁,他发现自己要是【抓马王】在这里再跟这个姓郝的说下话,自己心里的那点小秘密真的会被这个人给激出来。

  “本皇子不跟你聊,本皇子要离开,郝将军你自己随便吧。”丢下这句话,战尊站起身,准备往侧厅外面的方向走出去。

  郝仁就这样子坐在那,眼神冷冷的看着落荒而逃一样的战尊,对着他背影,丢出了几句话,“二皇子,东儿是【抓马王】我的儿子,我不会让任何有目的人接近他的,二皇子要是【抓马王】想在这里继续下去,就该好好的遵守我郝家的规距,要不然,二皇子还是【抓马王】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一只脚已经踏出去的战尊听到郝仁这句警告的话,只是【抓马王】稍微停下了往前走的脚步,不过很快又加快了脚步离开了这里。

  郝仁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勾了勾,暗骂了一句,“真是【抓马王】不自量力的家伙。”

  这边,一直注意着侧厅这个地方的张庭一看到出来的战尊,先是【抓马王】躲在了一边,等到人家的身影走远之后,这才跑进侧厅,在那里找到了老实在在喝着茶的郝仁。

  “怎么样,那个家伙有没有说什么?”张庭跑到郝仁的身边,拉了拉他的手臂追问这件事情的结果。

  “小庭,你来了,快点来坐坐,今天的这茶好像泡的很好喝啊。”郝仁抬眼看到原来是【抓马王】自己的娇妻进来了,忙拉着她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

  张庭一脸半信半疑的接过他手上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直接丢了一道白眼给他,“什么呀,哪里有很好喝,我感觉跟以前的茶一样呀。”

  郝仁一怔,又喝了一口自己手上的茶,一脸疑惑的自问自答,“一样吗,我怎么感觉今天的这茶特别香呢。”

  张庭实在是【抓马王】看不下去这个家伙的蠢样了,又拉了下他的手臂,“到底怎么样了,你跟那个家伙说了些什么,他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要突然接近东儿的事情啊?”

  郝仁又喝了一口,还在回味自己嘴里的茶,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上传来一阵吃痛。

  “嘶,小庭啊,你掐轻一点啊,好痛啊。”郝仁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对着张庭。

  张庭看也不看他这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只是【抓马王】冷哼一声,“谁叫你不回答我的话的,快点回来,不然,我还要掐。”

  眼见她的手又抬起来了,郝仁也顾不得自己手上的茶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跟以前不一样了,马上跟张庭禀报起了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就说了这些,你们没有再说其他的了?”张庭眨了眨自己的眼珠子,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郝仁问。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的点了下头,“就说了这些,这个家伙的嘴巴严的紧,无论我怎么激他,这个家伙的嘴巴就是【抓马王】不肯透露出一个信息,最后他也感觉到我是【抓马王】在激他了,就自己先离开了。”

  听到这里,张庭脸上露出失望。

  “怎么这样啊,咱们做到这里了,居然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打听不出来,真是【抓马王】气死我了。”张庭气呼呼的直掐着自己手上的东西。

  随着张庭掐的过瘾时,坐在她身边的郝仁一张俊脸却扭曲的不行。

  忍了好一会儿,郝仁实在是【抓马王】忍不住了,只好出声打为了正扭着开心的妻子,“小庭啊,你就算是【抓马王】再生那个姓战的气,你也不应该摧残你相公我啊,我的手臂快要被你给扭紫了。”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