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九百三十二章 绝望!

第九百三十二章 绝望!

  “啊......。”叶圆圆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这么狠心,就这样子往她的脸上挥下了这么重的巴掌。

  此时,叶圆圆感觉自己的脸颊就像是【抓马王】被架在了火上烤一般,难受极了。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把本皇子的计划给打乱了,本皇子告诉你,要是【抓马王】你碍了本皇子的计划,小心本皇子要是【抓马王】你这条命。”战尊一脸阴沉的掐着叶圆圆的下巴,语气里毫无一丝怜香惜玉。

  叶圆圆摸着自己被打的脸颊,一脸委屈的瞧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几年来,这个男人的脾气是【抓马王】越来越暴躁了。

  当初这个男人想要娶她的时候,嘴巴里说了这个世上最好的好话,还说一辈子都会对她好,可是【抓马王】现在,才过多久,这个男人就这么快原形毕露了。

  “我,我干什么了?”叶圆圆压下了心里头的失望,大胆直视着战尊问。

  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她都已经是【抓马王】眼前这个男人的人了,她还能怎么办,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战尊用力哼了一声,瞪他她说,“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刚才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一巴掌要是【抓马王】真的挥下去了,本皇子的计划就被你打乱了,你知不知道。”

  叶圆圆边听着,边咬着自己的嘴唇。

  说来说去,说了这么多,自己挨打,都是【抓马王】因为自己刚才差点出手打了那个姓张的女人。

  明亮的眸子立即像是【抓马王】沾了毒药一般。

  压下心里的不服,叶圆圆握紧着自己的拳头,低着头小声回答,“对不起,是【抓马王】我错了,下次我不敢了。”

  战尊得了这个回答,脸上的表情这才带着一丝满意。

  “今天这事幸好本皇子及时帮你拦住了,要不然,本皇子还真的舍不得把你交给那个姓张的。”

  被他轻轻揽在怀中的叶圆圆听着耳边这句无情的话,身子一僵,嘴角上勾起了一抹绝望的笑容。

  到了下午,上山打猎的郝仁等人终于回到了郝家。

  看着让人抬回来的猎物,看来,他们这场打措打的挺令人满意的。

  “我不服,郝仁,下次我一定要再跟你比,我就不相信你了,我的箭术会比不过你的。”一进家门,院子里就响起了乌西不满跟郝仁讲话的声音。

  跟在他身边的郝仁俊脸上始终挂着笑眯眯的笑容。

  “行了,到时候我再跟你比一趟,只不过到时候你要是【抓马王】输了,你可要对我甘拜下风了。”

  乌西听完郝仁这句挑衅的话,用力哼了一声,对着郝仁丢下一句充满挑战的话,“哼,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我们走着瞧。”

  郝仁正好想把自己肩膀上扛着的弓箭给放好呢。

  突然,他手上拿着的弓箭被人从半道上给拦了下来。

  郝仁定晴一看,这才发现把自己弓箭拿过去的人居然是【抓马王】战志这个家伙。

  “嘿嘿,郝将军,你这把弓箭就让我来帮你放着吧,你在一边坐着就好,先好好的喝杯茶。”战志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朝他这边看过来的郝仁说道。

  看着一下子完全变化极大的战志,郝仁还有一瞬间的发懵,这个战志不会是【抓马王】吃错药了吧,今天居然这么好说话。

  战志似乎是【抓马王】看出了郝仁心里头的疑问。

  走了一半路的战志突然转过过了身,重新往郝仁这边走了过来。

  “郝将军,想不到你的箭术这么厉害,你能不能下次也教教我啊,我也不求像郝将军你这么厉害就行了,只要能打败乌西那个家伙就行了。”

  郝仁听完他这句话,脸上的疑惑终于消失了。

  原来是【抓马王】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今天的这个三皇子变得这么古怪。

  郝仁笑着跟战志说,“三皇子,郝仁的箭术可是【抓马王】从小练出来的,三皇子要是【抓马王】想学的话,郝仁自然是【抓马王】不会藏私,只是【抓马王】能学到哪里,就看三皇子你自己的造化了。”

  战志一听郝仁这句话,脸上的笑容马上变灿烂。

  他就不相信他堂堂一个三皇子会这么没用。

  他相信,只要他肯学,一定能打败这个乌西的。

  里面,得到消息的张庭,身后跟着女扮田装的那英美从大厅那个方向来到了这个院子里。

  “哟,打了这么多的猎物啊,看来我们家这几天的肉是【抓马王】不愁了。”张庭看着院子里摆放着的猎物,脸上全是【抓马王】笑容。

  郝仁看到走过来的张庭,马上走向她。

  “别来了,这里的血腥味重,小心让你不舒服。”

  张庭笑了笑,心情很好的看着他说,“我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娇弱了。”

  这个时候,郝仁突然响起了自己刚刚进这个院子里时,在隔壁看到一辆停在那里的马车。

  “咱们家里又来新人了?”郝仁看着张庭问。

  张庭看完这些猎物,突然听到郝仁这句话,转过头看向他,“你怎么知道咱们家里来了一批新人的。”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笑一声,指了指外面的方向,“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在外面看到一辆没有看过的新马车,不是【抓马王】咱们家新来人了,还能有谁,说吧,是【抓马王】谁来咱们家了?”

  张庭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轻声回答,‘是【抓马王】二皇子战尊跟他的叶侧妃来咱们家住了。“

  郝仁听到自家娇妻嘴里呢喃出的这个人名,立即,他好看的浓密眉头微微向上挑了挑。

  “哦,原来是【抓马王】这个家伙来咱们家了,看来他也是【抓马王】沉不住气了。”

  张庭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从刚才这个男人说的那些话当中,她是【抓马王】一句都没有听到关于那个叶侧妃的存在。

  “嘶......。”正摸着自己下巴想着战尊过来事情的郝仁,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上传来吃痛的声音。

  “为夫又在哪里惹亲爱的娘子不高兴了?”郝仁低头一瞧,发现掐他手臂的人不是【抓马王】别人,正是【抓马王】他最爱的娇妻。

  张庭哼了一声,瞪着他问,“你刚才说了这么多,只说到了战尊这个家伙的事情,你还有一只耳朵聋了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你没有听到我还提了一个人的名字吗?还是【抓马王】说,你故意在我面前避着提这个名字的。”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