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想哪里去了!

第八百九十七章 想哪里去了!

  郝仁在她一下马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她的不对劲。

  “啊,郝仁,你这是【抓马王】在干什么,你没有听到我问你话呀,你抱我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啊www.shukeba.com。”

  等着他回答的张庭怎么也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会突然把自己给打横抱了起来。

  “放心,他们两个没事情,不过我看有事情的是【抓马王】你才对。”丢下这句话,郝仁霸道的抱着她走进了他身后的洪王府。

  一进里面,郝仁马上朝跟上前的洪管家吩咐,“洪管家,你去把京城里最好的大夫给我请过来。”

  洪管家看了一眼郝仁怀中的张庭,心里咯噔了下,神情无比严肃的应了一声,“好的,少爷,小的这就去。”

  说完这句话洪管家一脸着急的跑出了洪王府。

  这边。郝仁继续抱着张庭,径自往他们以前住的那个院子里走了过去。

  这一路上,张庭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红透了。

  进了王府,有不少人往他们这边看过来。

  她这张脸都快要熟透了。

  直到看到他把自己抱到了房间里,张庭这才松了一口气。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的把怀中的娇妻给放到床上躺好。

  张庭原以为这样子就算完了,哪里想到他下一刻居然亲自动手,脱起了她身上穿的裤子。

  张庭吓的花容失色,用力推着他伸过来的手,瞪着他,“郝仁,你疯了,你看现在是【抓马王】什么时辰,你,你太过分了你。”

  郝仁停下自己伸到一半的手,抬头看向气鼓鼓瞪着他的娇妻。

  郝仁一怔,突然一笑。

  张庭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脸颊上更鼓了。

  “你笑什么呢,你还笑,有谁像你这么猴急的吗,我才刚来,你就想着那种事情了,你太过份了。”

  郝仁笑了好一会儿。

  直到眼前的娇妻快要被自己气坏了,郝仁这才停止笑声。

  不过嘴角上却挂着忍着的笑意,“小庭,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给你脱裤子,是【抓马王】因为我想要看看你的伤?”

  “伤?”张庭一怔,动了下自己的双腿,一股疼涌上了她的心头。

  顿时,张庭脸颊红了起来。

  原来是【抓马王】这样。想到自己的误会,张庭脸颊更加红了,一口埋怨的语气瞪着他说,“你干嘛不说清楚啊?”

  郝仁嘴角弯了弯,“我哪里知道我的小庭居然会想到这个地方去了?难道小庭你心里实际很想要的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

  张庭气的脸都红透了,瞪着他说,“你胡说,我才没有呢,我,我哪里知道你给我脱裤子是【抓马王】在帮我看伤啊,我不知道好不好。”

  郝仁摇头笑了笑,不过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脸上换上了心疼的表情看着张庭,“好了,别说了,快点把裤子脱下来,让我看看,伤到什么程度了。”

  张庭一脸别别扭扭的。

  虽说他们夫妻俩已经成好些年了。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她还是【抓马王】有点放不太开。

  “快点,别闹,现在可不是【抓马王】闹的时候,让我看一下,这样我才能放心。”郝仁说完这句话,自己动手去脱她身上穿着的裤子。

  张庭挣扎了下,不过当她的手被某人拍了下之后,她就停下了挣扎这个动作了。

  乖乖的任由着身边这个男人把她穿在身上的裤子给脱下来,只露出一条亵裤呈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前。

  郝仁原先还往好处想,哪里想到,等看到真相之后,他脸上立即变成了一片乌云密布。

  “其实我也没感觉痛,再加上我是【抓马王】第一次骑马,难免会被弄伤,以后多骠几次,我就没事了。”

  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样子,张庭心里有点发杵。

  她倒是【抓马王】宁愿这个男人可以说几句责怪她不懂事的话。

  这样好过他一言不发的盯着她腿上的伤。

  “以后不准骑马了。”郝仁面无表情的说。

  张庭看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张了张嘴。最后在他一个严肃的眼神瞪过来时。

  张庭发现自己很没有骨气的应了下来。

  “好吧,我以后不骑了。”

  可惜了,她学了这么久的马,好不容易学会了,就这样子失去了骑马的资格。

  看着她脸上的不甘心,郝仁又叹了一口气,握着她手说,“以后你要是【抓马王】想骑马了,让我陪着你一块去,不过你不能自己一个人骑了。”

  “知道了。”张庭乖乖的回答。

  看她这么乖的答应了自己这个要求,郝仁好看的嘴角向上翘了翘。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洪管家的回禀声音。

  “少爷,大夫找来了。”正在给张庭看伤口的郝仁听到这个声音,马上把床上的帐帘给放了下来。

  然后他自己走了出去。

  坐在床上的张庭听着走出去的脚步声,嘟了嘟嘴,在心里偷偷的暗骂了一句,“霸道鬼。”

  外面。郝仁在房间外厅那边接见了洪管家的的那位大夫。

  “大夫,我想要你给我开一个专门治擦伤的药,要最好的。”郝仁对着面前的大夫吩咐。

  大夫张了张嘴,一抬头,正好跟郝仁这张凶巴巴的脸相遇。

  很快,这位大夫改了一个口,“好的,老朽这就去配。”

  郝仁得到了这个满意的答案,身上的怒火这才减掉了一半。

  气势也没有刚才这么吓人了。

  “洪管家,你带着这位大夫去拿药吧,记的,给多点诊金。”

  洪管家恭敬的应了一声是【抓马王】,紧接着带着这位大夫离开了这里。

  把这位大夫一走,郝仁马上转身进了内室里头。

  “郝仁,我可不可以帐帘给拿开了,好闷热啊。”听到有进来的脚步声,张庭对着帐帘外面撒着娇道。

  她话刚落下,放下来的帐帘突然被人从外面挽起。

  “等会儿,等那大夫把伤配好了,我再好好的给你涂涂。”

  郝仁坐到床沿上,看着她腿上有点触目惊心的伤口,心痛的不行。

  “我不是【抓马王】让传口信的人跟你说了吗,叫你不用这么急赶到这里来的。”

  张庭吐了下舌头,“我那个时候哪里能管的这么多,他们两个都遇刺了,他们要是【抓马王】有性命之忧,那怎么办。”

  话还没说。

  “嗷.....,郝仁,你怎么又弹我鼻子了,好疼的。”张庭摸着自己被弹的鼻子,一脸气鼓鼓的表情瞪着眼前的男人。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