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八百章 太精了!

第八百章 太精了!

  “跳跳,跳跳www.shukeba.com。”跳跳咧着可爱的嘴角,冲着那英美连着喊了两遍自己这个名字。

  那英美见状,心里对跳跳这个孩子更加喜欢的不行。

  “来,这是【抓马王】给你的,跳跳拿着。”毫无预警的,那英美从她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把小弯刀出来,塞到了跳跳的手里面。

  对于新奇的东西,小孩子都是【抓马王】特别喜欢的。

  跳跳也不例外。望着自己眼前这个新的东西,跳跳抱着紧紧不放。

  小家伙抓着不放,却苦了张庭这个当娘的。

  看着这把小弯刀,张庭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小孩子怎么可玩刀呢。

  “跳跳,这个娘帮你收着,等你再长大一点了,娘再给你玩。”张庭趁着跳跳还没把里面的利刀拔出来,赶紧上前,把小家伙手上的这把小弯刀给抢了过来。

  那英美看到小弯刀被张庭给强行抢了过去,马上,那英美的脸上划过尴尬的红晕。

  “不好意思,清心居士,我忘记了跳跳还是【抓马王】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玩刀太危险了。”那英美一脸不好意思的跟张庭道了一歉。

  收好这把弯刀,张庭客气的朝着人家笑了笑,“皇后娘娘不必自责,是【抓马王】张庭太过小心了。”

  那英美叹了口气,看着张庭说,“如果不是【抓马王】因为我那个孩子从小就从我身边离开了,要不然,小孩子该注意些什么,我也会注意到的。”

  张庭看到人家脸上悲伤的表情,马上开口劝说,“乌后也不必太过着急,张庭相信,乌后的孩子一定能很快找到的。”

  那英美脸上划过高兴的笑意,“希望能借清心居士这句话的福了。”

  那英美接下来又抱了跳跳好久,甚至在离开的时候,人家还抱着跳跳不放。

  要不是【抓马王】跳跳见人家要走了,还不放开自己,小家伙生怕自己被别人抱走了,吓的哇哇大哭。

  “这孩子,也太懂事了,知道我要走了,见我还抱着他,生怕我把他抱走呢。”那英美笑着望向自己怀中哭闹的跳跳。

  张庭借着这个情况,上前把她怀中的跳跳给接了过来。抱在了怀中。

  “这个孩子从小就有点聪明,乌后抱了跳跳这么久,也累了吧,就让我来抱吧。”张庭抱着跳跳跟那英美讲道。

  那英美一脸不舍的望了一眼被张庭抱走的跳跳。

  如果不是【抓马王】这个孩子中途哭了,她还真想把他抱回到自己住的那个地方里陪她呢。

  可惜了,这个孩子太精了,她都还没有把他抱走呢,这个孩子就哭了起来。

  看来最后都没有把这个孩子抱走,还是【抓马王】她跟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啊。

  那英美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跳跳,离开了洪王府。

  直到张庭亲眼目送着这位乌国皇后上了马车,离开了洪王府,张庭这才松了一口气,抱着跳跳的手力也慢慢的松了点。

  跳跳紧紧抓着张庭的手,小心翼翼的朝张庭喊了一句,“娘......。”

  耳边传来小家伙可爱的声音,张庭这才回过神来。

  “娘在这里,刚才吓坏你了吧,不怕啊,娘在这里,不会有人抱走你的。”张庭望着跳跳,看到小家伙眼里的害怕,赶紧出声安抚。

  跳跳紧紧抓着张庭的手臂,小脸埋在她的怀中,小嘴里冲着张庭一直喊着娘这个字。

  在洪王府接待了乌国皇后没两天,张庭跟郝仁就被宫里那位给秘密叫到了皇宫见面。

  严肃的大殿里头。张庭跟郝仁跪在那里,等着上面那位问他们话。

  坐在金鸾殿里头的战永一言不发了好一会儿,带着探寻的目光一直往张庭跟郝仁这对夫妻俩的身上望来望去。

  过了好一会儿,大殿上才传来这位皇帝的问话声。

  “庭县主,洪将军,你们两位想必已经猜到朕叫你们来是【抓马王】因为什么事情了吧!”战永抿紧着严肃的脸,目光带着威严的光芒看着殿下跪着的张庭跟郝仁。

  跪在地上的张庭跟郝仁偷偷的对望了一眼。

  虽说他们夫妻俩心里已经有一点眉目了。

  可他们夫妻俩不敢说出来。

  上位者的人,都很讨厌他们的心思被他们的手下看透。

  夫妻俩相信,他们面前的这位皇帝也一定是【抓马王】这个心思。

  夫妻俩同时摇了下头,低着头,异口同声向殿上坐着的战永回答,“我们不知道,还请皇上明示。”

  坐在殿上的战永继续一言不发盯着张庭跟郝仁。

  只不过他望在夫妻俩身上的目光这次不再像刚才那么逼人了。

  张庭跟郝仁再次偷偷的对望了一眼。

  看来他们夫妻俩刚才所做的这个决定是【抓马王】对的。

  战永望着他们两个再次开口说道,“听说乌国皇后找到你们府上去了?”

  郝仁跪上前,恭敬的回答,“回皇上,是【抓马王】有这么一回事,只是【抓马王】乌后来洪王府只是【抓马王】为了求内子帮她画一幅画,除了这件事情,再无其他的事情了。”

  很快,张庭接到了战永望过来的询问目光。

  张庭也跟着跪上前,同样语气带着恭敬,回答,“回皇上,臣妇相公说的绝无半句谎言。”

  战永眯了眯眼睛,突然轻轻点了下头。

  在把他们夫妻俩叫进宫里来时,他就把洪王府的那些事情全都查清楚了。

  自然是【抓马王】知道了那位乌后找上洪王府是【抓马王】因为什么事情。

  只不过他这次召他们夫妻俩进宫,也只是【抓马王】为了一个安心罢了。

  不过现在,他的心是【抓马王】完全安下来了。

  “朕当然相信你们了,起来吧,你们夫妻俩都起来吧,跪着干什么。”战永突然一改刚才面无表情的样子。此时,他的脸上看起来非常的和颜悦色。

  慢慢站起来的张庭跟郝仁这对夫妻俩心里同时闪过了一句话,伴君如伴虎啊。

  既然这一家人心里并没有对大庸国生出叛逆之心,因此,这两人看在战永的眼里,是【抓马王】怎么看都觉着顺眼。

  “庭县主,你现在可是【抓马王】在京城里大大出名了啊,听说这些天京城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都往你们王府这边送东西过来啊。”战永一幅和蔼的样子看着张庭。

  “这一切还不多亏了皇上吗,是【抓马王】皇上让张庭成为了京城的名人了啊。”张庭话里隐隐透着对上面这位的一丝埋怨。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