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七百八十章 你敢?

第七百八十章 你敢?

  张庭客气的朝人家笑了笑,谦虚回答,“哪里,这也是【抓马王】孔夫人配合才行,要是【抓马王】病人不配合,一个大夫再好的医术也是【抓马王】没办法的www.shukeba.com。”

  说到这里,张庭指了指孔夫人的右手,“孔夫人,张庭再给孔夫人把一下脉吧。”

  孔夫人马上点头,并且主动把自己的右手给拿出来,感激的望着张庭说,“好,那就麻烦张神医了。”

  张庭没有多说,朝人家抿嘴笑了下之后。把手轻轻的放在孔夫人的脉膊上,认真给人家把起了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在场的人当中,除了张庭一脸镇定外,孔夫人跟孔霜这对母女俩心情都紧张的不行。

  母女俩的目光紧紧盯在张庭把着脉的那只手上。

  等张庭的手从孔夫人的右手上移开之后。

  两道迫不及待的声音插了过来。

  “张神医,怎么样?我娘(我)的病怎么样了?”孔夫人跟孔霜一脸紧张看向张庭。

  刚刚收回自己手的张庭朝他们母女俩这边各看了一眼。

  孔夫人母女俩在张庭朝她们这边看过来时,母女俩连咽口水都不敢往下咽了,一脸紧张的等着张庭的回话。

  时间慢慢的过着。周围的气氛有点让人紧张。

  突然,张庭开口回答,“孔夫人的病已经得到初步的控制了,接下来只要孔夫人再喝着那份药膳,再过半个月,孔夫人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吃此正常的吃食了。”

  孔夫人跟孔霜这对母女俩听完张庭的这个诊断。男θ荨?

  孔霜一脸激动的看着张庭问,“张神医,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就是【抓马王】说我娘的病能好了,她以后,以后都不会有事了?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这个意思?”

  “是【抓马王】的,就是【抓马王】这个意思,以后孔夫人只要不要再不吃不喝的,张庭可以保证,孔夫人的寿命可以活到很长的年龄。”张庭笑着跟她们母女俩说道。

  孔霜听完张庭这句话,立即转过头看向床上躺着的孔夫人,高兴的喊道,“娘,你听到没有,张神医说你长命百岁呢。”

  孔夫人眼眶现在有点湿润,“我听到了,娘已经听到了。”

  母女俩紧紧抱在一块喜极而泣着。

  作为这个家的外人,张庭看着他们母女俩喜极而泣,她一个人在一边看着实在是【抓马王】有点尴尬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张庭跟他们母女俩交代了一句自己先出去的话之后,慢慢的走出了这间房,把这个地方留给了她们母女俩。

  外面。张庭打开房门,孔明杰等人仍旧像第一次一样守在那里没有离开过。

  “这是【抓马王】怎么了,我怎么听到里面传来了哭声,张神医,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我,我家夫人的病还没有好?”门一打开,里面的抽泣声很快从里面飘了出来,孔明杰一脸紧张的望着张庭问。

  张庭回头看了一眼里面,嘴角微微扬着,解释了里面的情况。

  “孔老爷放心,孔夫人的病已经往好的方同发展了,只要孔夫人继续吃着我那药膳,半个月后,孔夫人就能像普通人一样吃正常的食物了。”

  孔明杰愣了愣。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这个震惊的好消息当中回过神来。

  “张神医,你说的是【抓马王】真的吗,我夫人,夫人的病真能这么快就好了?”

  张庭笑了笑,其实这孔夫人的这个厌食症能够这么快好,她也觉着有点惊讶的。

  一般得了这种病的病患,想要治好这个病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去慢慢的医治。

  其中这个病患的心理问题是【抓马王】最难医治的。

  可是【抓马王】在这个孔夫人的身上,张庭发现人家的心态好像很好,这也是【抓马王】人家的病能这么快就见效的有效原因。

  “其实这一切最大的功臣还是【抓马王】孔夫人,她才是【抓马王】医治她病最好的大夫。”张庭笑着看了一眼里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孔明杰激动的不行,朝里面喊了一句,“夫人,我可以进来看看你吗?”

  里面出现短暂的安静。

  很快传来了孔夫人回答的声音,“老爷要是【抓马王】不嫌弃我现在这么丑,老爷就进来吧。”

  孔明杰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大声朝里面喊了一句,“我不嫌弃,不管夫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嫌弃。”

  丢下这句话,孔明杰一脸感激的朝张庭点了下头,然后抱着他的儿子孔栋往里面走了进去。

  孔栋小包子被自己的爹抱着走进去。

  在人家进去一半后,小包子突然回过头,朝张庭这边喊了一句,“神仙姐姐,你可一定要等等我,我很快就出来的,千万不可以离开啊。”

  张庭看着这个可爱的白嫩小包子,轻轻点了下头,应了一声,“好,我不走,你快点跟你爹一块进去看看你娘亲吧。”

  小包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朝张庭用力点了下头。

  不一会儿,房间里面传来了他们一家四口激动的相聚声音。

  外面。张庭嘴角上挂着感动的笑容。

  突然,感觉她的手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侧头一瞧,郝仁关心的眼神盯在她的脸上。

  “以后不管小庭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会嫌弃你的。”郝仁抓着张庭的手,一脸认真的对着她讲道。

  张庭轻轻掐了下他手臂,“你敢,你要是【抓马王】敢嫌弃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郝仁抿嘴笑了笑,更加握紧了他身边女人的小手。

  眼见里面那家人的相聚时间没有这么快结束。

  郝仁恰咀ヂ硗酢浚着张庭的手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处走廊里坐了下来。

  “小庭,等会儿回去时,我带你去京城里的大街上逛一下街吧,你有什么需要买的,我们再去买回来,我怕我们这次回去,王府里又有人要上门来了。”郝仁边说,边把她的手抬起来,放在他的唇上轻轻吻了下。

  张庭听到他这句有点莫名其妙的话,“咱们王府里还有谁敢上门来找麻烦啊,你别说笑了。”

  郝仁看着她说,“这次去孔府的时候,我们坐在马车上时,好像被战志给看到了。”

  “是【抓马王】那个家伙,我们跟他都没有什么交集了,他还来找我们干什么?”张庭一听战志这个名字,立即没好心情了。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