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七百六十章 有陷阱!

第七百六十章 有陷阱!

  洪王爷感觉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用力推着围在他左右两边的两个老友,费了老大的劲,才把他们两个给推开了。

  “我说你们两个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想把我给夹死啊?”洪王爷气呼呼的瞪着他们两个吼道。

  老郭跟老熊一脸不好意思的望着洪王爷。

  “不好意思啊,老洪,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我给你揉一揉啊”老郭此时化身成了一个下人,一脸殷勤的在洪王爷身上来回的按摩着。

  “老洪,我也给你按摩一下,你别生我们两个的气,我们给你道歉还不行吗?”老熊也一脸狗腿子的表情,在洪王爷的身上来回按着摩。

  享受了一会儿的洪王爷回过神。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两个家伙一定是【抓马王】背后有什么要求在等着他呢。

  洪王爷一脸心疼的把他们的手从他身上给移开。

  “行了,你们就少给我来这一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少给我套近乎了www.shukeba.com。”洪王爷立即用他那双像火眼金睛的样子对着他这两个老朋友。

  老郭跟老熊两人的老脸上立即露出尴尬的笑容。

  “嘿嘿,让你看出来了,其实我们也没什么,就是【抓马王】想知道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认识清心居士啊?”老郭揉着自己的双手,一脸不好意思看着洪王爷问道。

  “是【抓马王】啊,是【抓马王】啊,老洪,你快点告诉我们,清心居士在哪里,他在哪里啊?”老熊双眼冒着熊熊的希望光芒看着洪王爷。

  “这个我可不能跟你们说,我只能说,我认识清心居士,不过我是【抓马王】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啊,就歇了这个心思吧。”

  说完这句话,洪王爷指着他放在桌面上的这幅画看着他两个老友问道,“怎么样,我这幅画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很好看啊?”

  老熊跟老郭两人同时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

  “是【抓马王】啊,确实很美,清心居士把你的英雄气概都给写出来了。”老郭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盯着洪王爷这幅画。

  边摇头边叹气的。他怎么就不能像老洪那样,认识清心居士呢。

  “哈哈,现在你们看到我这幅画了,我看你们两个以后还敢不敢嘲笑我没有清心居士的画?”洪王爷高兴的看着他们讲道。

  老郭跟老熊对望了一眼。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他们要是【抓马王】一早知道他们面前的这位老洪居然认识清心居士,他们一定不会再这么说的了。

  就在洪王爷一脸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他们这间房的房间门被人又从外面用力推开。

  坐在这间雅间里的三人听到这道声音,三人的目光同时朝门口的方向望过来。

  “皇,皇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房间里坐着的三人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后,三人脸上一幅像是【抓马王】看到鬼一样的表情盯着门口站着的战永。

  “朕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战永嘴角微勾着,慢慢的往他们这边走了进来。

  洪王爷跟身边的三个好友相视了一眼。

  三人赶紧从他们坐着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不敢。臣参见皇上。”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响起。

  战永看了他们三人一眼,越过他们三人的身边,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行了,别行礼了,都坐下来吧,我们四人好久没在一块聊过天喝过酒了,等会儿你们三人可要好好的陪朕一块喝喝。”战永看着他们三个讲道。

  洪王爷三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应了一声,”是【抓马王】。“

  三人只好小心翼翼的陪在战永的身边。

  战永看向洪王爷这边,开口问道,“洪生,刚才朕在外面听你说,你好像认识清心居士啊?”

  洪王爷一怔,表情无比的萌。

  在场的老郭跟老熊听到战永这句问话,两人眼里都闪过一抹得意。

  这洪王爷一直在外面呆着,肯定不知道在京城里,要属最喜欢清心居士画的人就是【抓马王】他们眼前这位皇帝了。

  说起来,现在京城里之所以这么火清心居士的画,其实多亏了这位人物。

  京城里的人要不是【抓马王】为了得这位皇帝的开心,大伙也不会想尽办法去买清心居士的画了。

  洪王爷呆愣过后。

  小心翼翼又带着一丝防备看着战永,回答,“认识,不过清心居士说了,她不会再随便给人画画了。”

  战永一听完洪王爷这句解释,脸上露出无比高兴的笑容。“真的,你真的认识那位清心居士,太好了,真的是【抓马王】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洪王爷听着他这句话,怎么听都有一种心里毛毛的感觉。

  他怎么有一种好像掉进了一个陷阱里似的。

  “咳咳......。”大笑过后,战永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太过得意忘形了。

  赶紧敛住自己脸上的笑意,战永摆出一幅正经的表情看着洪王爷,“老洪啊,咱们也算是【抓马王】好朋友了,看在咱们是【抓马王】君臣,还有朋友的份上,你把清心居士的身份告诉朕吧。”

  洪王爷一听他这句话,脸上的笑容一滞。真的是【抓马王】怕什么来什么。

  这个战永果然是【抓马王】怀着不怀好意来跟自己套近乎的。

  “怎么,难道朕都这么低声下气求你了,你还不乐意了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战永一脸不满的看着洪王爷问道。

  “皇上,你明知道的,臣可不敢对你有什么不满,你可是【抓马王】皇上,我只是【抓马王】一个臣子,我哪敢啊。”洪王爷苦着一张比苦瓜还要难看的脸看着他。

  战永听完他这句话,刚才还严肃的脸马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意。

  看来这个洪生还挺懂时务的。这么快就知道讨好他了。

  “既然你不敢,那就快点告诉朕,清心居士在哪里?”战永继续逼着洪王爷问。

  洪王爷脸上的表情越加纠结。

  一幅吞吞吐吐的表情看着战永,“皇上,臣可不可以不说啊?”

  问完这句话,洪王爷马上接到了战永警告的眼神。

  “你说呢?”战永看着他问。

  洪王爷咽了咽口水,很委屈的摇头,“不能。”

  “既然知道这个结局了,那还问这么多干什么,难道要朕搬出朕是【抓马王】皇上这个身份来不可,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