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一块服侍吧!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一块服侍吧!

  “没问题。”郝仁嘴角一扬。

  没等张庭反应过来他脸上这道笑容代表着什么意思时,她整个人就让他给打横抱了起来。

  “为了感谢娘子今天一晚上对为夫的开解和支持,为夫打算剩下来的夜里,就让为夫好好的给娘子效劳一下吧。”郝仁边说边朝怀中的妻子眨了下眼睛。

  张庭脸一红,望了一眼他们现在走去的那个地方。突然脸更红了。

  轻轻的锤了下他肩膀,一脸娇嗔的对着他讲,“我看是【抓马王】我服侍你吧。”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的把怀中妻子安置在床上,低头在她耳边道,“也行。”

  好看的嘴角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下一刻,张庭的唇立即让身上的男人给吻住。

  “小庭,今天晚上好不容易没有咱们儿子在身边,我们可不能把这么好的机会给浪费了。”郝仁边喘气说着,边咬牙切齿脱着张庭身上的衣服。

  没过多久,被脱的一件不剩的张庭让身上男人压着,夫妻俩共同沉伦在这件颠龙倒风当中。

  竖日,一家人吃过早饭,现在正聚在客厅里聊着。

  “小子,你在家也呆的够长时间了,军营那边不能没有领导人,你这两天尽快出发回军营吧。”洪王爷看着在跟他抢孙子的儿子说道。

  正抱着自己儿子的郝仁一瞬间的发愣。

  “你前天回来的时候不是【抓马王】说你把军营那边的事情安排好了吗?”郝仁咬着牙看向洪王爷。

  洪王爷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孙子,哼了一声,“这要看一下情况了,如果本王没有孙子在身边,本王就会胡思乱想,担心军营的事情。”

  “相公,你把小跳跳交给爹抱抱吧,跳跳很喜欢他爷爷抱呢。”张庭抢在他们父子俩吵起架来时,赶紧出声。

  郝仁朝张庭这边看了一眼,接到妻子拼命向他眨眼睛的样子。

  郝仁咬了咬牙,臭着一张俊脸,把自己怀中的儿子交到了洪王爷的手上。

  洪王爷一接到自己的亲孙子,刚才还不悦的老脸马上换成了高兴的笑容。

  “爷爷的乖孙孙,爷爷就知道你最喜欢爷爷了。”洪王爷抱着小跳跳,故意在郝仁的面前走了两圈。

  贾老爷子在一边看着洪王爷跟小跳跳的祖孙相处的样子,脑子里想起了自己没出世的孙子。

  “小庭,田地里的事情暂时交给你看着了,老头我想回城里住一段时间。”贾老爷子望着张庭说道。

  “行,老头,你放心回去吧,你不用担心这边,你安心的在贾家多住些日子都行。”

  前几天买的那几十个人现在都已经在田地里做着事情了。

  -----

  时间一晃而过。经过一个多月的重点看护。郝家试验田这边已经长出了一大帮绿油油的叶子。

  今天的郝家试验田里,张庭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过来这边参观。

  田间小道里,何明永看着眼前这一拢拢的农作物,眼神里透着一股激动。

  “小庭,你说要带我来这边看好东西,就是【抓马王】这些了吧!”何明永指着自己眼前这一大片绿油油的植物问道。

  张庭笑眯眯跟在他身后,“就是【抓马王】这些了,看何叔这个激动的样子,心里已经猜出来我这些东西是【抓马王】什么了吧。”

  “当然知道了,这种东西,以前我在海外也看到过。”说完,何明永伸手轻轻碰了下他眼前这些绿油油的东西,眼里发着亮光。

  “小庭丫头,你把它们给种活了,你真的把它们给种活了,你,你真厉害啊。”何明永一脸佩服的表情朝张庭这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让人这么高度的赞扬,张庭真心觉着不太好意思。

  “何叔,你就别夸奖我了,我这也是【抓马王】瞎猫子碰上了死耗子,运气好而已。”张庭一脸谦虚的回答。

  这还真的是【抓马王】运气,在她种下这些东西时,这边的天气正变正常,并且比以往都要好,这也让她种下来的这些东西生长的这么好。

  “不管怎么说,我能把这些东西种到这么大,你就是【抓马王】个厉害的,我何明永佩服你。”何明永可不太相信张庭嘴里说的运气之类的话。

  以前他也让人试着种了这些东西,可是【抓马王】那时,他这边的人是【抓马王】一样都没有种活,可见这东西也并不是【抓马王】只要运气这么简单的。

  何明永接下来在这片田地里走了好长一段时间。

  参观完之后,何明永转过身看向张庭,“小庭丫头,我以前听我爹说你这个丫头是【抓马王】个不简单的,当时我还不太相信,不过现在,我终于相信了,你确实不简单。”

  从这片田地里回来郝家。何明永激动的心情终于有所平复下来。

  大厅里,何明永看着生完孩子变得有点不太一样的张庭,抿了抿嘴,低头喝了一口手中的茶。

  “小庭丫头,你也知道你何叔我是【抓马王】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再过十天,你何叔我又要出海了。”何明永一脸笑眯眯的望着张庭讲。

  刚虽然是【抓马王】了一口茶的张庭差点没让他这句话给惊的呛住。

  轻轻的咳了一声,张庭找回自己的声音,看着何明永,“何叔,你又要下海了,这件事情何老爷子知道吗?他就没有跟你说点什么吗?”

  何明永瞧了张庭一眼,叹了口气,苦着一张脸说,“怎么可能会不说什么,他跟我说,我这次要是【抓马王】出海,他就要把我赶出何府了,以后都不认我这个当儿子的了。”

  张庭听完,挑了挑眉,倒是【抓马王】觉着这句话像是【抓马王】何老爷子生气时说出来的。

  张庭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望着何明永,“何叔,我看你这个样子,好像并没有让何老爷子的话给吓到啊,你就真的不怕何老爷子把你给赶出何府啊?”

  何老爷子嘴角弯了弯,看起来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张庭,“怕什么,我爹可是【抓马王】只有我一个儿子,他怎么舍得不要我这个儿子,我知道,他现在说的这一切都是【抓马王】在气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这出海,我是【抓马王】去定了,在家里待着的这些日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海外的日子,那些惊险的日子才是【抓马王】我最想要的。”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