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成了吗?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成了吗?

  ?“怎么会没事,你看看你的手,都肿成这个样子了,一定很严重吧。”洪王妃小心翼翼的托着郝仁受伤的手。

  此时,郝仁这只受伤的手让张庭有意为之下,弄成了肿成了一个粽子一样。

  郝仁听到洪王妃这句话,目光朝张庭这边瞧了一眼。

  贾老爷子瞧了一眼郝仁那只包成像粽子一样的手。

  大夫如贾老爷子,这伤严不严重,贾老爷子只要瞧上一眼就知道了。

  “丫头,郝仁这只手是【抓马王】你给他包成这个样子的吧,你这包扎手艺退步了呀。”贾老爷子偷偷的凑到张庭跟前,小声说。

  张庭痛快的承认了,“是【抓马王】啊,是【抓马王】我给他包成这个样子的,我还是【抓马王】故意的,谁叫他这么不爱惜他自己那只手的,我没把他的手包成更肿都不错了。”

  贾老爷子瞧了一眼张庭,双手用力抹了下手臂,小声嘀咕,“这个世上果然是【抓马王】宁得罪小人,也莫得罪女人啊。”

  这一夜,一家人在院子里渡过了一个愉快的晚饭时间。

  就在郝家村被白雪装扮着的同时,郝家这边的土窑子也建好了。

  此时,张庭等人正聚集在郝家后院里看着这个建好的土窑子。

  “丫头,这个怪怪的窑子真能做出来那东西吗?”贾老爷子刚才听到郝青山过来说这土窑子建好了,马上就跟着张庭过来了这里。

  “老头,这东西行不行,晚上你就知道了。”张庭朝贾老爷子眨了一下眼睛。

  刘大海回家时,张庭给人家付了足足五两的银子,又给了一点前两天郝仁打的猎物,把人家高兴的送出了郝家村。

  刘大海一走,郝家这边也算是【抓马王】没有不熟的人了。

  接下来,张庭安排事情时,倒是【抓马王】没再顾虑人了。

  “青山大哥,郝仁,你们两个等会儿去山上给我砍几条松树回来。”张庭对着他们两个男人指挥。

  “行,没问题,我们等会儿就去砍,要几棵?”郝青山马上应道。

  张庭摸着自敢不敢下巴想了一会儿,露出了一只手,“砍五棵吧,记住了,别砍小的,砍那些老的。”

  很快,郝青山,郝仁两个手上各拿着一把柴刀进了山里。

  >

  吃过晚饭,除了张庭还算一脸镇定外,其他人早就一脸等不急的样子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来到后院这边建的窑子这边。

  “行了,人也来齐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弄。”

  随着张庭这边句话一落,郝仁跟郝青山也开始按照着张庭的吩咐,把今天下午他们两个砍好的木头全都扔进了那个建好的窑子里。

  不一会儿,郝家的后院里头飘起了一股浓烟。

  不过因为是【抓马王】黑夜,因此,除了郝家人知道这里烧着火外,村里没人知晓。

  看着浓浓的大火,贾老爷子一脸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好。

  “丫头,你跟干爹说,这里面的东西要什么时候才能好呀?”

  “早上,明天早上醒来,你们就知道这东西能不能成了。”张庭对着大伙讲。

  听到这东西要明天才能知道,大伙也慢慢的没了在这里呆着的心思,一个个打起了哈欠,相继着从这里回了各自的房间。

  没过多久,院子里只剩下张庭夫妇还有郝青山三人。

  “青山大哥,郝仁,今天晚上要辛苦你们了,你们守着这个窑口,千万不能让里面的火给停了。”

  “交给我们吧,我们两个一定帮你把这窑口给守好了。”郝青山咧着嘴角跟张庭讲。

  “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跟青山大哥,不会有事的。”郝仁上前握了握张庭的手,她手都冰凉冰凉的了。

  “嗯,你们两个轮着看,这样也可以睡一下觉。”

  说完这句话,张庭打了一个哈欠,跟他们两个打了一声招呼,也跟着回了郝家的前院那里。

  冷嗖嗖的夜里,除了冷风吹过的声音外,郝家后院里,倒是【抓马王】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时一道身影靠近了在守窑子的郝青山这边。

  “不是【抓马王】让你先去睡觉吗,怎么醒来了?”守着窑口的郝青山听到动静,回过头看了一眼,看到了郝仁。

  “睡不着,青山大哥,我跟你一块聊聊天吧。”郝仁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两兄弟坐在窑口,目光同时望着同一个方向。

  “郝仁,你说小庭说的那东西真的能做出来吗?”郝青山突然出声。

  “嗯,我相信小庭,她没有什么事情是【抓马王】做不成的,她一定能做出来。”郝仁脸上挂着淡淡的信任笑容。

  郝青山侧头看到了郝仁脸上的这道笑容,手一伸,在郝仁的肩膀上拍了几下。

  “郝仁,你这个小子是【抓马王】真的有福气,娶了小庭这么好的媳妇,我可跟你说,你当了将军了,心里可不许想那些三妻四妾的事情,知道没?”

  “放心,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只要小庭一个妻子就行了。”郝仁回头看了一眼郝青山一边,一脸坚定的表情。

  “你知道就好。”郝青山笑嘻嘻的望着郝仁。

  这一夜,这对兄弟坐在一块,聊了很多的话。

  第二天,张庭还没睡醒,就让外面的贾老爷子给吵醒了。

  推开房门,看到门口站着一脸着急的贾老爷子,张庭打了一个哈欠,“老头,你尿急吗,尿急就去拉尿啊,在我房间门口站着乱转干嘛。”

  话刚落下,张庭的头顶就受到了贾老爷子一个用力的敲头。

  “嘶,老头,你打我干什么。”张庭摸着自己发疼的头顶,气呼呼的看着贾老爷子。

  “打你是【抓马王】轻的,老头我还没有揍你呢,居然敢跟你干爹说这种大不敬的话,不尊敬老人,你知不知道。”贾老爷子指着张庭责骂。

  张庭摸着自己的头顶,“这怪我吗,是【抓马王】你在我房间门口转来转去的呀,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是【抓马王】人在尿急的时候,会做的动作吗?”

  “我这是【抓马王】来找你快点过去看那窑子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贾老爷子听完张庭的解释,气的真想再往她的头顶上狠狠的敲上几下。

  “那也不用这么急吧,那窑子就放在那里,也没脚,不会自己走的。”张庭自己嘀咕。

  张庭关好房门,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贾老爷子问,“老头,你这么早起来,吃了早饭没有?”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