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五百零七章 馋虫!

第五百零七章 馋虫!

  人家感激自己是【抓马王】一回事,不过张庭是【抓马王】绝对不会让人家免费帮自己做事情的。

  张庭重新刚才郝村长推回来的那一两银子给推回去。

  在郝村长又想推回来时,张庭脸一拉下来,一幅不高兴的生气对着郝村长讲,“村长叔,你要是【抓马王】不收下这一两银子,我就要生气了,以后我要是【抓马王】有事情,我也不来找村长叔了。”

  郝村长听到张庭这句威胁的话。脸上露出苦笑,小心把自敢不敢伸到一半的手给伸了回来。

  郝村长抬头看了一眼张庭,望着这个女孩子脸上认真的表情,郝村长叹了一口气,红着一张老脸,“那叔就收下了,小庭,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叔,叔能帮的一定帮上。”

  张庭见他终于把自己推出去的一两银子给收下,刚才扳着的小脸终于露出了笑容。

  “叔,这样子做才对吗,行了,叔,我先回家了,那这件事情就拜托叔了,叔要是【抓马王】有什么情况可以来郝家那边来找我,好吧。”张庭边走边对郝村长讲。

  郝村长把张庭送出了家门口,一直到张庭的身影走远了,这才转身回家。刚走到院子里,就跟自家婆娘相遇。

  “娃他爹,

  这到底是【抓马王】怎么回事啊,小庭怎么来咱们家了?”村长媳妇也在郝家作坊那边做事,现在是【抓马王】刚从作坊里回来呢。

  郝村长看着白了不少的娃他娘。这一年多来,自从郝家村这边建起了作坊,村里人一个个都有了工作之后,村里的妇人们就都去了作坊那边做事,家里的田地就给了家里的男人们干,现在村里的女人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一个个黑的要死了。据说,现在村里的男人们每天晚上都睡的挺早了呢。

  “没什么大事,小庭过来是【抓马王】想要我给她找一块田地呢。对了,村西头的那块红地让小庭给买下来了。”郝村长上前一步,拉了拉自家媳妇的手。

  看着媳妇这张变白脸,看的他心都痒痒了。

  村长媳妇一听完自家男人这句话,用力甩开了村长的手,着急的对郝村长说,“你这个糊涂的人,你怎么能把村西头那块没用的地给小庭啊,你是【抓马王】想害死小庭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

  村长望了一眼自己被自家媳妇甩开的手,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

  打从他家媳妇进了作坊之后,现在除了他们儿女在媳妇心里是【抓马王】第一外,第二的再也不是【抓马王】他这个当相公的了,而是【抓马王】小庭这个当东家了。

  “娃他娘,你这是【抓马王】说什么话呀,我怎么去害小庭呢,我也有劝过她不要买那块地啊,可是【抓马王】她不听我的劝,我也没有办法啊?”郝村长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自家媳妇说。

  村长媳妇还一脸不太相信的看着郝村长,“你真的跟小庭说了?小庭还是【抓马王】执意要买那块红地吗?”

  郝村长用力点了下头,就差伸出三根手指在自家媳妇面前发誓了,“娃他娘,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跟小庭说了,可是【抓马王】小庭说她要那块地自有她的用处,叫我不用担心她。”

  村长媳妇听完郝村长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像刚才那么生气了。

  “也许小庭是【抓马王】有她自己的想法吧,不过我想不明白,那块地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要,小庭要它来干嘛用啊?”

  郝村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小庭的事情我也不好问,不过小庭可不是【抓马王】一般的女人,她要那块地一定有她要来的作用,我们这些普通人肯定是【抓马王】想不过小庭的。”

  “那当然,小庭可是【抓马王】我们村子里最厉害的人,我们村子里的女人们都崇拜死小庭了。”村长媳妇说起张庭这个人,眼里也露出崇拜。

  郝村长嘴巴一努,有点吃味的开口道,“娃他娘,你现在心里除了咱们儿子跟女儿就是【抓马王】小庭了,我这个当男人的,你摆在哪里去了?”

  村长媳妇听到自家男人这句话,捂嘴好笑,伸手轻轻戳了他额头,“你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在这里说这些酸丢丢的话,你好意思吗你?”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都快要让我媳妇给丢到角落里去了,我要是【抓马王】再不好意思下去,我不是【抓马王】要在这里没位置了。”郝材长继续酸丢丢的讲。

  村长媳妇笑的脸都红了,脸上带着娇羞的表情,“行了,知道你吃醋了,中午做一点你爱吃的鸡肾炒青菜给你,行了吧。”

  郝村长一听,眼睛一亮,紧紧盯着自家媳妇身上,“怎么了,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作坊那边又给咱们分鸡内脏了?”

  “是【抓马王】啊,今天作坊里每人分了不少。”村长媳妇提起这件事情,眼里都带着满足的笑意了。

  现在有哪个村子里能有他们村子里这么好,每隔一两天就能吃上一顿好吃的鸡内脏。也能解解肚子里的馋虫。

  此时刚回到家里的张庭可不知道村长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一回到家,张庭跟家里说了一下自己买了地的事情。

  贾老爷子一听张庭买的是【抓马王】村西头那块没人要的地之后,立即就把张庭抓着骂了一顿。

  “你说你,平时看你挺精明的,怎么就把那块没用的地给买回来了,我都不知道是【抓马王】该说你聪明呢还是【抓马王】该骂你笨。”

  贾老爷子打从听到张庭说买了村西头的那块地之后,老头子嘴巴里骂人的话就没少往张庭身上骂过来。

  张庭就宋子静静的待着听贾老爷子骂她的话。等贾老爷子骂累了,张庭赶紧去给他倒了一杯茶水给他润嗓子。

  贾老爷子接过张庭递过来的茶杯。喝完之后,贾老爷子刚想开口,目光突然跟张庭一张笑眯眯的脸相望住。

  贾老爷子用力哼了一声,“笑什么,臭丫头,看着我为你生这么大的气,你心里很高兴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

  这个臭丫头,他刚才听到她说买了那块村西头的地时,他真想狠狠的敲一下她的头才解气。

  那块地他可是【抓马王】听这个村里的村民们说了,那就是【抓马王】一块种庄稼都种不活的,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件事情这个丫头应该比他更清楚吧,她怎么就要了那块地呢。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