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那个儿子!

第三百九十三章 那个儿子!

  洪王爷瞪大着一双惊讶的眼珠子看着人群中的那个人,过了好一会儿,洪王爷才结结巴巴的跟人群中那个人说道,“你,你怎么来了!”站在他身边的洪王妃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笑着问道,“王爷你这是【抓马王】在跟谁说话啊?”

  洪王爷苦着一张苦瓜脸,对着洪王妃说,“夫人,我这是【抓马王】在跟咱们京城的那个儿子说话呢。”

  洪王妃脸色一变,满脸紧张的看着洪王爷问,“王爷,你在说什么啊?他,他怎么会在这里的?你别吓我。”

  洪王爷苦着一张脸,看着一脸不相信这件事情的自家夫人,苦口婆心的劝道,“夫人,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快看人群里的那个最年轻的孩子,他就是【抓马王】我跟你说的那个儿子了,我真的没有骗你。”

  洪王妃用力锤了下洪王爷的手臂,压低着声音骂道,“你在胡说什么,咱们的儿子是【抓马王】小仁,他不是【抓马王】咱们的儿子,你要我说几次你才记得住啊。”

  洪王爷揉着自己别捏的手臂,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自家夫人说道,“夫人我说错了,咱们儿子是【抓马王】小仁。”

  就在这对夫妻为了这件事快要吵起来时,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夫妻俩的谈话,“爹娘,儿子这次随着朝廷的封赏队伍过来看你们了,你们怎么一直没有回来京城,儿子想你们了。”一位看起来跟郝仁差不多年纪的男子站在他们夫妻俩的面前。

  洪王妃看着眼前的男子,不得不说,这个男子确实跟他夫妻俩有一定的想象,只不过假的还是【抓马王】假的,不管那人怎么假装都不可能装成真的。

  “娘,你就是【抓马王】我的娘亲,我是【抓马王】你的儿子,我是【抓马王】你的小郎啊。”年轻男子眼睛里闪着激动的目光看着洪王妃说。

  小郎这个名字是【抓马王】洪王妃那个丢失儿子的名字。

  洪王妃听到年轻男子提起自己儿子的小名,目光立即盯在了年轻男子的身上。

  年轻男子让洪王妃的目光这么一盯,浑身马上觉着难受了起来,年轻男子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额头上也露出了汗水。

  “小郎这个名字不是【抓马王】你应该喊的。”洪王妃面无表情,语气冷淡的对着年轻男子说道。

  洪王爷见四周的人都往他们这边看过来,洪王爷拉了拉一脸生气的洪王妃,压低着声音,劝道,“夫人,这里大家都看着呢,你别说了,有什么话我们留到后面再说吧。”

  洪王妃一双着急的目光看向四周,这才发现在她跟这个年轻男子说着话时,身边的那些众人目光都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洪王妃一脸紧张的望向郝仁这边,脸上闪过愧疚的表情。

  郝仁一见洪王妃那双惹人注意的目光朝自己身边射过来时立即把自己的目光撇向别处。

  就在这时,郝仁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人轻轻握住,侧头一看,刚好跟一双温柔的眼眸相遇。

  “郝仁,你什么都不用难过,就算是【抓马王】你没有了那些所谓的亲人,我还有我跟郝义他们呢,我们也是【抓马王】你的亲人。”张庭压低着声音在郝仁耳边说起。

  耳边传来的安心话语,让郝仁立即感觉到了一股暖流,回握住握着他手的那只小手,郝仁回过头朝她笑了笑。

  另一边,洪王爷见自家夫人终于停下嘴了,嘴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继续着自己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很快,上次立功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得了他应有的奖赏。

  郝仁也不例外,同样被封了不大的官,虽然不然,不过这个官可是【抓马王】郝仁自己差点付出了这条小命去拿回来的,他得了这个奖赏之后,别提有多开心了。

  回到了营丹徒里,除了张庭外,这次,高富,吴光还有郝仁,这三人都得了奖赏。

  一回来,营帐里全是【抓马王】他们三人的大笑声音。

  “太好了,这次我终于得了一个官,下次我写信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媳妇,让她也替我高兴高兴才行。”高富一脸高兴的对着在场的伙伴们讲。

  张庭看着高富那兴奋的模样,笑着跟他说,“高大哥,恭喜你了,高嫂子要是【抓马王】知道你升官了,一定会替你高兴的,估计还有可能过来这边看你呢。”

  高富眼睛一亮,随即很快又暗了下来,高富脸上带着失落的表情看着张庭说,“小庭弟妹,你就别哄我开心了,咱们这里可是【抓马王】军营,怎么可能让家属进来这里呢,不可能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你可是【抓马王】王爷亲自指定的,过来这里教军医们医术的。”

  说到这里,高富眼里闪过疑惑的光芒,看着张庭问,“对了,小庭弟妹,上次攻打敌人的事情,如果不是【抓马王】你事先教了那帮军医们那缝补的医术,要不然,上次死的士兵不知道要有多少呢,怎么说,这次的功名也应该有你的一份啊。”

  随着高富这句话一落,吴光跟郝仁这才如梦初醒的模样,盯着张庭这边。刚才太高兴了,他们都没有记起这件事情。

  如果不是【抓马王】高富突然提起,他们都想不起来了。

  “对啊,小庭,这件事情你也应该有功劳的,怎么会没有你的。”郝仁脸上露出了微怒的表情,握紧着拳头,一幅要去找洪王爷算帐的样子。

  张庭拉住了正要往外面冲的郝仁,笑着跟他说,“你啊,做什么事情都这么冲动,这件事情洪王爷也找我说过,他说要给我一个功名,不过是【抓马王】我说我不用的,你们想啊,我一个女子要来那功名干什么,而且那缝补的医术我是【抓马王】教了那些军医们,不过去救死扶伤,救了那些士兵们性命的人还是【抓马王】那些军医们,所以说,他们才是【抓马王】最大的功臣,而我不算。”

  “怎么不算呢,如果不是【抓马王】你教了他们缝补医术,他们也不会啊,这个功名理应有你的。”高富一脸不赞同的表情对着张庭说。

  张庭抿嘴一笑,看着高富说,“高大哥,真的没什么的,是【抓马王】我不要的,能看到你们三个升官了,我心里就高兴了,至于我,一个女人要来那种名利什么的有什么用,我还是【抓马王】老老实实当我的大夫吧。”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