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情激动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情激动

  一夜的放纵的结果就是【抓马王】第二天早上,张庭自己睡了一大早上的懒觉,就连当天早上郝仁离开她都没有来得及去送。

  得知了郝仁他们那边已经早早的就出去了,而自己这个当妻子的却没有去送他,一想起这件事情,张庭心里就难过的要死。

  一脸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呆着的营帐里,看着空空荡荡的营帐,那有那张木床,一想到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在那张木床做的那些事情,张庭此时心里就更加想念刚出发不久的郝仁了。

  这一上午,张庭都是【抓马王】在想着这个男人度过的,就连中午饭,张庭也是【抓马王】一个人糊里糊涂吃完的。

  下午,张庭来到军医营帐这边,这才发现这边大部份的军医们都随着这次军队去了飞鹤山那边去了,也就是【抓马王】说,打从今天开始,她也不用像往常那样来这里教这些军医们学习缝补之术了。

  在这个军医的营帐里头呆了一会儿,想了好一会儿,张庭觉着自己不能再这么糊里糊涂的过下去了,看着这军医营帐里摆放着的药材,张庭很快就找到了自敢不敢接下要干些什么的想法了。

  当天下午,张庭身上背着一个小箩筐上了洪家军营后面的那座山上。

  为了把心头的那人男人快点从自己的心里赶出去,张庭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是【抓马王】打发在这座山上。

  来回了几次之后,张庭发现这座山挺多宝贝的,单是【抓马王】那些野菜就让她摘了不少回军营里。

  这些天在军营里呆着,张庭跟这个军营里的不少人都熟悉了,特别是【抓马王】这个军营里做饭的那些厨师们,打从张庭做的饭菜在这个军营里传开之后,军营里那边厨师们一个个偷偷的朝张庭这边请教。

  张庭也不吝啬,为了让军营里的士兵们吃的好一点,张庭也是【抓马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把自己会做的那些菜都交给了这些厨师们。

  军营里的厨房们这边,虽然不少的士兵们都出去打仗了,不过军营里还是【抓马王】剩下不少士兵们在这里。

  一来到厨房这边,厨房里这边饭味非常的香浓。

  “刘师父,我又来了。”张庭提着一筐野菜走进厨房,朝里面忙碌的主厨刘师父大声喊。

  刘响看着厨房里突然窜出来的张庭,一脸高兴的朝张庭打了一声招呼,“原来是【抓马王】张庭大夫,张庭大夫,你今天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又来教我做菜了。”

  张庭笑了笑,看着刘响说,“刘师父,你就不要再打趣我了,我的那些做菜本事可是【抓马王】全都交给你了。”

  “张庭大夫,你可不要骗我了,你的手艺啊,我刘响就是【抓马王】再做十年也比不上你啊。”刘响说着说着,眼里露出羡慕的眼神看着张庭。

  张庭笑了笑,把自己手上拿着的野菜放到了刘响面前,“刘师父,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了,今天军营里的兄弟们有口福了。”

  刘响一脸好奇的走上前,凑到张庭跟前看了一眼,这一看,刘响眼睛一亮,朝张庭这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张庭大夫,你这野菜可送的太及时了,刚好军营里的弟兄们这些天都没有青菜吃,刚好你就把这些东西送过来的。”

  张庭笑了笑,看着伸手把自己手臂上挽着箩筐的刘响,张庭说道,“刘师父,我今天不是【抓马王】去了山上一趟吗,刚好看到那边有也不少的野菜,就把它们给抓过来了。”

  刘响笑着跟张庭说,“张庭大夫,这个野菜我可不太会菜,我做的都是【抓马王】带着苦的,不知道张庭大夫有什么好介绍的,可以教教我。”

  “主要刘师父不嫌弃张庭手艺粗陋就行了。”张庭笑着回答。

  刘响马上把身边的人叫过来一个,让他提着这个箩筐里的野菜去清洗干净。

  这边,刘响也正跟着张庭说起了这几天军营里的事情。

  “张庭大夫,我好像听你说过,你相公这次也去参加了攻打飞鹤山的这次行动,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

  刘响看着张庭问道。

  张庭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抓马王】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消息,张庭一脸着急的望着刘响,“刘师父,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知道这次飞鹤山那边的情况啊,他们那些人都去了好几天了,这几天军营里一直静悄悄的,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出来,我都快要为了这件事情急死了。”

  刘响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看着张庭说,“张庭大夫,你这件事情可就是【抓马王】问对了人,这件事情现在军营里还没有什么人知道,要不是【抓马王】我跟军营里的何老将军相熟,恐怕这件事情我也不会知道呢,我告诉你,这次去参加攻找飞鹤山行动的士兵们都要升官发财了。”

  张庭紧紧盯着刘响追问,“刘师父,你这句话是【抓马王】什么意思,难道这次的事情成功了?”

  刘响用力朝张庭点了下头,笑呵呵的望着张庭说,“可不是【抓马王】成功了吗,听说这次攻打飞鹤山非常的成功,再过几日,他们那帮人就要回来了。”

  “真的,他们真的要回来了。”张庭心情激动。

  打从郝仁离开之后,她就在天天在营帐这边算着日子了,算起来,他们离开也有差不多七八天了,这七八天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上一个梦,有坏的也有好的,不过每次醒来,她脸上的汗水都快要把她额头上的秀发给打湿了。

  刘响挺了挺他的胸膛,对着张庭说,“怎么了,张庭大夫,你这是【抓马王】不相信我刘响的话啊,我可跟你说,我刘响可不是【抓马王】会吹牛的,是【抓马王】真的,我刘响才会说,要是【抓马王】假的,我刘响是【抓马王】绝对不会说的。”

  张庭看着人家这张生气的脸,忙笑着跟他说,“刘师父,你别误会,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就是【抓马王】太激动了,太激动了,好了,为了表示我的道歉,等会儿教刘师父你炒一个爆炒野菜,你看行吧?”

  “这还差不多。”刘响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对着张庭笑了笑。

  见这个大块头终于笑了,张庭这个时候也终于松了口气,同时心里也激动的不行,一想到他要回来了,张庭就恨不得时间快点过。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