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有事要帮忙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有事要帮忙

  看着他们三个人喝茶的那种悠哉样子,张庭抿嘴一笑,看关他们三人说,“你们三人下午训练完之后,能不能早点回来。”

  正在喝着茶的郝仁跟高富他们三个同时看向张庭这边,郝仁一脸担心的看着张庭,开口问,“小庭,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人找你的麻烦了吗?”

  张庭见他们三个望着自己这边的眼神充满了很紧张的担心,张庭马上笑着跟他们三个说,“你们三个别这么紧张,没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抓马王】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三人过来帮忙。”

  听了张庭这个回答,郝仁跟高富他们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郝仁说,“好,下午训练完,我们马上回来帮你忙。”

  “嗯,放心吧,不会让你们三个白干的,晚上我给你们三个做好吃的。”张庭看着他们三个讲。

  高富跟吴光两人的脸上立即露出高兴的表情看着张庭,两人异口同声,“谢谢弟妹了。”

  郝仁倒是【抓马王】一幅镇定的表情看着张庭,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兄弟,“你们两个在这里呆的也有点久了,你们两个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回你们住的地方休息一下了。”

  “我不用休息,我喝一下弟妹给我们泡的金银花水,好久没有喝过有味道的水了。”高富完全没有想明白郝仁这句话的意思。

  倒是【抓马王】吴光一听就明白了郝仁这句话后面的意思。

  吴光轻轻的推了下正在喝金银花水的高富,瞪了下他一眼。

  吴光看着张庭跟郝仁说,“我们两个先回去休息一下,下午还有不少的训练在等着我们两个呢。”

  说完这句话,吴光拉着高富往这个营帐外面走出去。

  “哎,吴大哥,你拉着我出来干什么呀,我还没有喝够弟妹给我们泡的金银花水呢。”营帐外面,传来高富不解的声音。

  不一会儿,紧接着传来了吴光骂高富的声音,“你这个榆木脑袋,你没有看出来吗,郝仁要跟弟妹说话呢,你在一边看着,你让他们小两口怎么说话啊。”

  很快,营帐外面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只乘下了安静。

  营帐里面,张庭望着一直盯着她脸不放的男人问,“你干嘛这样子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我的脸上有什么难看的东西吗?”

  郝仁摇了摇头,走到她跟前,伸手紧紧握着她一只手说,“小庭,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又领了什么事情了?”

  张庭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冲着他笑道,“可不是【抓马王】吗,怎么我什么事情就是【抓马王】瞒不住你呢,我还真是【抓马王】领了一件事情,本来我不想领的,是【抓马王】洪王爷逼着我去管的,我实在是【抓马王】没办法。”

  “我就猜到是【抓马王】那个老家伙让你接下来的,他又让你做什么事情了?”只要他家娘子说有事情要做,郝仁立即就猜到了吩咐他娘子的人一定是【抓马王】洪王爷。

  “你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跟你说,他就是【抓马王】想让我帮他想想怎么攻打进飞鹤山而已,不过这件事情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就差实验了,要实验好了,我这个办法就可以让你们这些当兵的少吃一些苦,能快点攻进那个飞鹤山。”张庭拍着他手背说。

  “飞鹤山?”对于这三个字,张庭平时在军营里也听那些老兵们说过,好像这座山对他们接下来的攻打敌军非常重要,不过因为这个飞鹤山难攻,现在正让那些大将军们苦着呢。

  只是【抓马王】令郝仁没有想到的是【抓马王】,这么难的问题,洪王爷居然把它交给了自己的娘子。

  张庭听他提起了这三个字,一脸好奇的看关他问,“怎么样,你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也知道这个地方啊?”

  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点了下头,“这个飞鹤山,现在整个军营里大概没有人不知道它的,毕竟它现在可是【抓马王】阻碍他们攻打敌军的障碍,我们新兵也听说了。”

  “现在我就是【抓马王】帮洪王们想着怎么解决这个飞鹤山的事情呢。”张庭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说。

  郝仁揽着她肩膀,小两口头挨着头的讲着话。

  “现在怎么样,小庭想到办法了吗?”郝仁一脸担心的看着张庭问。

  张庭看着他眼里对自己的担心,觉着这个男人不相信自己的办事能力,挺了挺胸,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他说,“这还用说吗,你娘子我就这么没用啊,早就想好了。”

  说到这里,张庭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问,“你想不想看一下我想的办法?”

  郝仁眼里闪过一抹感兴趣,不过很快又让他给压了下来,“还是【抓马王】不要了,要是【抓马王】让洪王爷知道你把这个攻飞鹤山的办法拿给我看,他要是【抓马王】发你脾气了,那你怎么办?”

  张庭一脸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了,看着他说,“怕什么,这是【抓马王】我想的办法以,我爱给谁看就给谁看,况且你可是【抓马王】我的相公,你当然有看的资格了。”

  说完这句话,张庭拍了拍他肩膀,看着他说,“你就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拿我想画的寻张图。”

  只见张庭去了营帐里的一个小柜子里找了一通,没过一会儿,她手上就多了一张图纸一样的东西。

  当她摊开那张图纸的时候,郝仁听看到那图上面画了跟风筝有点相像的东西。

  “小庭,这个是【抓马王】风筝吗?”郝仁指着图纸上面的东西望着张庭问。

  张庭笑了笑,对着他又是【抓马王】点头又是【抓马王】摇头的,直到他眼里的不解越来越多时,张庭这才笑着跟他解释,“其实你说的对,也说的不对,你说它是【抓马王】风筝,其实它就我按照着风筝的原理做出来的,我叫它滑翔伞,可以载人的那种。”

  说到这里,张庭看着郝仁问,“郝仁,你以前玩过风筝吗?做过吗?”

  郝仁挺了挺胸,一脸自信的看着张庭说,“小庭,这件事情你就问对人了,以前小的时候,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银子给我们四兄妹玩,我们四兄妹玩的那些玩具都是【抓马王】自己做的,还有一些是【抓马王】我爹给我们做出来的。”

  “这样就太好了,其实我这个滑翔伞就是【抓马王】我按照着风筝做出来的,只要会做风筝的人,一般跟我做这个那是【抓马王】完全没有问题的。”张庭笑着跟他讲。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