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知好歹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知好歹

  “我说的是【抓马王】真话,我没有说假话,小庭你确实很厉害。给力文学网”郝仁低着头小声在张庭面前说道。

  张庭打量着郝仁,她就只觉着站在她面前的这个郝仁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平时愣的跟二头青一样的他,怎么突然就学会说好话来哄自己开心了,这件事情要说没有人教他,张庭是【抓马王】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正当张庭还想再继续逼问郝仁的时候,突然苏天出现,打断了张庭嘴里没讲完的话。

  “我说你们两既然来了怎么快一点,站在这里打算在衙门里当个门神啊。”苏天看到这两个人就像个门神似的站在门口,顿时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张庭吞回了嘴里的话,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苏天,没好气的问了他一句,“那件案子办的怎么样了,抓到凶手了吗?”

  张庭只见自己在问完这句话时,苏天的脸色立即变得一幅山雨欲来的样子,脸色的,瞪了她一眼之后,用力的哼了一声,丢下一句话,“这个案子人家不用我们查了,以后这这件事情别在老夫的面前提起了。”说完这句话,苏天头也的转身进了衙内。

  张庭跟郝仁相视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闪过莫名其妙的眼神,好像她刚才只是【抓马王】问了下案子的情况,怎么这苏天就像是【抓马王】吃了**似的,一幅要跟人同归于尽的样子。

  走到里面,张庭看到坐在椅子上着一张脸的苏天,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边问道,“老头,你这是【抓马王】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你告诉我张庭,我在你教训人去。”

  苏在哼了一声,看了一眼张庭,说,“你别气我就行了,没有谁气我,是【抓马王】我自己气我自己,行了吧。”

  衙内里面安静了一会儿,苏天张了张嘴,一脸别扭的开口跟张庭和郝仁说,不过这次他的语气倒是【抓马王】好了一点,“刚才老夫说的事情是【抓马王】认真的,那个案子已经不用查了,人家韩候爷把这个案子给撤下来了。”

  “他找到凶手了?”张庭想了下,想起今天早上看到韩书豪跟邓老夫人的谈话,隐隐约约觉着韩夫人的死因应该是【抓马王】跟韩府那边有关系,要不然,邓老夫人今天早上也不会气成那个样子。

  苏天瞧了张庭一眼,轻轻了下头,本来这件事情是【抓马王】衙门里的事情,不应该对外讲的,不过他眼前的这个丫头是【抓马王】他苏天要收的徒弟,那就没什么可以隐瞒的,“我们查出来,韩夫人长期服了一种慢性毒药,只要韩夫人一生产,那毒药就会发动,到时候会做出一幅产后大出血的假象。”

  张庭拧了下眉,一个女人长期服用慢性毒药,那么这件事情一定跟韩府有关,这就难怪韩书豪会把这个案子给撤下来了,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人家的家务事了。

  “既然人家不用咱们查了,那就不查了呗,那老头,现在这个案子算是【抓马王】结束了,我在这里的任务就算是【抓马王】结束了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张庭眼里闪过欢喜的表情,这案子一结束,她就随时可以动身离开这里了。

  出来这里这么多天了,她都有点想家里的那几个孩子们,也不知道他们几个在她不在家的时候,有没有好好的复习功课,有没有偷懒。

  苏天看到了张庭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兴奋表情,心里就有点急了,他想收这个丫头当徒弟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他可不能就这样把这个丫头给放开。

  “丫头,你这仵作的手艺也算不错,不过你的经历还是【抓马王】没有我这个老头多,要不你当我徒弟吧,我把我这以多年的经历都教给你好了。”苏天一幅自己很大度的样子,望着张庭说道。

  张庭一听,撇了下嘴唇,望着苏天说,“苏老头,你这个好意我张庭心领了,不过当仵作这事情我还真没有想过,你要想收徒弟,还是【抓马王】找一个愿意跟着你学的吧,我,你可别指也难怪了,我是【抓马王】不跟着你学的。”

  苏天气呼呼的瞪着张庭问,“臭丫头,你居然嫌弃给我当徒弟,你知不知道这个朝里,有多少人希望拜在我苏天的门下,可惜我都没有收他们当徒弟,你太不识好歹了。”

  张庭呵呵一笑,看着他说,“老头,我就是【抓马王】这个不识好歹的,看你还是【抓马王】挑一个知好歹的徒弟吧。”

  说完这句话,张庭对着郝仁点了下头,二人同时朝衙内门口走出去,走到一半,张庭突然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望着她身后对着她吹胡子瞪眼睛的苏天讲,“对了,苏老头,我们现在算是【抓马王】不拖不欠了,咱们后会无期。”

  等张庭跟郝仁走出老远,都还能听到里面传来苏天骂人的声音。

  两人出了知府衙门,张庭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上的事情处理完了,张庭顿时觉着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好像轻了不少,就连这里的空气她现在呼吸着时都觉着好闻极了。

  郝仁站在她身边,看着她脸上惬意的表情时,俊脸上露出**溺的笑容。

  张庭闭着眼睛闻着空气时,突然眼睛一睁开,张庭着急的转过头对着郝仁说,“糟了,我忘记去跟刘大哥说了,叫他不用给咱们看地了。”

  说到这个,张庭又想起自己答应让邓老夫人带着韩小少爷跟自己回郝家村的事情,她还没有跟郝仁说呢。

  两人牵着手走在大街上,走了好一会儿,张庭才想好用什么词来跟郝仁解释这件事情,两人站在大街上,张庭看着郝仁讲,“郝仁,我忘记跟你说一件事情了,就是【抓马王】,我答应邓老夫人,等我们回去的时候,让她带着韩小少爷跟我们一块回郝家村,你不会怪我没跟你商量,就答应人家了吧。”

  郝仁停下来,望着站在他面前的张庭,看着她小心翼望着自己的眼神,郝仁恰咀ヂ硗酢酷轻一笑,回答,“我为什么要怪你,那个家是【抓马王】咱们的,你有权利邀请谁过去住,以后要是【抓马王】再有这种事情,你不用跟我商量,你决定就好。”

  “你真的不生我的气?没有骗我?”张庭眨着眼睛盯着他问。/诗迷作者力推《特种巫医》煙中文網

  开心阅读每一天

  给力文学网,

  <><>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