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五十八章 想死吗?

第五十八章 想死吗?

  带着好奇心的张庭闯进这些人群当中,只见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抓马王】血的中年男子,旁边哭泣着的据说是【抓马王】这位中年男子的妻子。

  不用等张庭询问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身边的村民们开始讨论了这件事情,“这郝大山也真够可怜的,祖祖辈辈都是【抓马王】猎户,没想到居然要死在猎户这个行当上面。”

  “可不是【抓马王】吗,哎,也真够可怜的,你们看到郝大山胸口上那大口了吗,天啊,好大一个窟窿,那血流得的是【抓马王】哗哗的下来呀,太可怕了。”

  “孩他爹,你可要撑着点,己经有人去请大夫了,大夫很快就过来了。”守在男子身边的妇人哭的鼻涕跟眼泪一大堆,一抱着中年男子哭道。

  随着妇人的话一落,很快人群外面就有人高喊道,“快让开,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不一会儿,原本还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顿时就让出了一进出的出路,一位年纪一大把的老大夫被一位村民背着跑了过来。

  “金大夫,我求求,救救我家男人吧,他要是【抓马王】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我们几个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呀。”妇人一看到这位老大夫,又是【抓马王】哭又是【抓马王】拜的。

  老大夫放下自己背上的医药,二话不说的给地上躺着中年男子瞧起了身上的伤,这一瞧,老大夫眉上的眉毛就一直没有舒展开过,表情看起来还非常严肃的样子。

  妇人一看到老大夫这个样子,心里就咯噔了下,一脸害怕的看着老大夫问,“大夫,怎么样,我家孩子他爹没事吧?”

  老大夫放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妇人,一脸惭愧的说道,“这位妹子,对不起了,你家相公这伤老夫是【抓马王】治不了,你还是【抓马王】早点给他安排后事吧。”

  “什么,啊,孩子他爹,你可别吓我啊,孩子他爹,你快点醒来啊,你不要离开我们母子几个啊。”妇人一听老大夫这句话,急的是【抓马王】又哭又闹的,抱着地上的男人大声哭着。

  张庭刚才从这位老大夫一过来,她的目光也一直观察着地上躺着的这位中年男子,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中年男子其实就是【抓马王】把脾脏给伤了,虽然伤势严重,不过却没有像这位老大夫说的这么可怕,就要死的地步。

  “你要是【抓马王】想救你丈夫,我可以救你相公。”张庭实在是【抓马王】看不下去眼了,要她眼睁睁看着一个明明可以不用死的人去死,她还是【抓马王】做不太出来。

  原本还大哭的妇人一听到张庭这句话,立即停止了哭声,抬头看向张庭这边。

  这个时候,有围观的村民们认出了张庭的身份,语气中立即就带着不屑对着张庭警告,“张庭,你可不要乱来,你不过是【抓马王】郝仁家未过门的媳妇,你怎么可能会有医人的本事,你别吹牛了。”

  张庭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刚才质疑她的那些村民们,然后看着受伤者的亲属问,“这位大嫂,你要是【抓马王】信得过,我可以帮你救活你相公,你要是【抓马王】信不过我,想眼睁睁看着你相公死,那我也无话可说。”

  妇人犹豫了下,看了一眼自己己经进去少,出去也少的自家男人,最后一咬牙,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妹子,我相信你,我把我相公交给你了,一定要帮我救活我相公,我相公要是【抓马王】活了,我一家人愿意给你当牛做马。”

  张庭露出满意的神情,其实如果这个妇人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她还真的打算放弃医治这个病人了。

  “行,你让人把他抬回到你家里去,我回我家拿点东西过来,对了,你家在哪里?”张庭虽然来了这个郝家有一段日子了,但是【抓马王】对村子里的人,她认识的还是【抓马王】很少。

  郝大山媳妇忙用手背抹了下自己眼眶边上的泪水,伸出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那是【抓马王】村里最里面的方向,比郝家还要往里面走的方向,“妹子,我家男人叫郝大山,我家就住在山脚下,你问一下人,村子里人都知道的。”

  张庭听完,点了下头,“时间不等人,你先让人把你家相公抬回家吧,我很快就过来。”交代完这句话,张庭转身跑回了家。

  刚回到郝家,郝贵正带着小康跟安安这两个小家伙在院子里坐着发呆。

  “张庭姐姐,你去哪里了,我们醒来发现你不在家,还以为你又上山去了呢。”郝贵看到回来的张庭,眼睛一亮,跑到张庭跟前问。

  张庭看到被郝贵照顾很好的小康跟安安,摸了摸郝贵的脑袋道,“没有,我刚去出去了一下,郝贵,再帮姐姐一个忙,姐姐现在赶着要去救一个人,你在家里带好小康跟安安他们两个,行吗?”

  “可以啊,不过张庭姐姐,你要去救谁啊?”郝贵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张庭这个要求,同时眼里闪过好奇,盯着张庭追问要救的人是【抓马王】谁。

  张庭也没打算隐瞒郝贵,于是【抓马王】把刚才在村子里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给郝贵听。

  郝贵一听受伤的人是【抓马王】郝大山,顿时吃了一惊,对于郝大山,郝贵对于这位大叔,心里还是【抓马王】有点印象的,他记得有一年冬天,他跟二哥去山上找吃的,恰好就遇到了这位进山打猎的郝大山,当时这位郝大山还给了他们一只免子。

  “张庭姐姐,你要救救郝大叔,他是【抓马王】个好人,以前他还给过我跟我二哥兔子呢。”郝贵一脸紧张的看着张庭说道。

  张庭看着这个着急的小家伙,点头保证道,“放心吧,就算是【抓马王】没有你这一层关系,我也会好好医治他的。”

  张庭吩咐了郝贵在家注意时的几项事情之后,这才转身去了她居住的那间房里拿了一些她平时在山上采的草药,还有一些医病的工具,这才大步跑出了家门。

  好在这位郝大山的家不是【抓马王】很难找,很快张庭就找到了这户人家。

  当张庭到来的时候,不管是【抓马王】里面,还是【抓马王】外面,都是【抓马王】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让一让,让一让。”张庭一边喊着这句话,一边咬着牙,吃力的从这些人群里挤进这郝大山家里头。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