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xpj}
抓马王 > 抓马王 > 第五章 做好吃的

第五章 做好吃的

  虽说她跟小家伙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这几次相处下来,看到小家伙对自己的依赖,张庭是【抓马王】真的把这个小康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了。

  小康赖在张庭怀里撒了一会儿娇,突然一道打鼓一样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小家伙的脸蛋立即红了起来,小声的朝张庭说了一句,“姐姐,小康肚子饿。

  “张庭姐姐,大哥叫我喊你去吃饭了。”郝贵站在房门口,抽了抽快要流出来的鼻涕,朝里面喊了一句。

  张庭回头看了小家伙一眼,微笑着应了一句,“好,谢谢你,我们马上就出来。”

  郝贵嘿嘿一笑,跟张庭说了一声,“没关系。”然后踩着轻快的脚步回了郝家大厅那边。

  等郝贵一离开,张庭低下头把怀中的小康拉出来,笑着跟他说道,“跟姐姐出去,姐姐给你介绍几个家里人,从此以后我们就要跟他们生活在一块了。”

  小康听不懂张庭话里的意思,歪了下头,吧唧了几下饿的口水都快要干的小嘴巴,糊里糊涂的应了一声,“好。”

  当张庭抱着小家伙走到郝家大厅这边时,饭桌上己经装好了番薯粥,不过坐在饭桌上的郝家四兄妹都没去动,尽管那几个小的饭的都在舔嘴唇了。

  “你们可以先吃着,不用等我们的。”张庭看他们四兄妹明明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还守着规距,坐在这里等着她跟小康。

  郝仁看到张庭抱着小康走进来,马上让出一个位置,跟张庭说,“这里有一个位置,把你弟弟放在这里吧。”

  张庭点了下头,把小康放到郝仁让出的位置上,抬头跟他说了一句,“谢谢。”

  饭桌上,摆放着六碗番薯粥,那弱的味道,让在场的六个人都吞了吞吐口。

  张庭跟小康两姐弟则是【抓马王】饿的,他们两姐弟己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尝过这粥的滋味了,自从张家父母过世之后,原身张庭带着五岁的小弟在亲大伯的压榨下一直过着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时刻防备着哪一天,他们两姐弟会不会被亲大伯给卖掉的危险。

  也正是【抓马王】因为这些非人的生活,让十七岁的张庭就这样子香消玉殁了。

  “咱们开动吧,几个孩子都饿坏了。”张庭抬头看着自己对面的郝仁说道。

  其实也有一半的原因是【抓马王】她的,她肚子也快要饿坏了,一闻到这粥的味道,她不知道自己私底下吞了多少的口水。

  郝仁点了下头,随着他的一点头,刚才还不肯碰筷子的郝家三个小家伙立即捧起碗,连筷子都不用了,直接端起碗,就着碗的边缘喝起来了。

  张小康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个同伴,也有样学样,放下手上的筷子,也端起了碗,也学着郝家的三个孩子这样喝起了粥。

  “还有点烫,你们都慢点喝,别烫到嘴了。”张庭看到他们几个都这样子喝,忙在一边叮嘱他们要注意的事项。

  一会儿,几个小家伙就把他们碗里的粥都给喝完了,每一个喝完之后,都打了一个嗝,嘴里喊出一句话,“好吃,好吃。”

  吃到一半的郝仁放下自己手上的碗,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他这几个弟弟和妹妹,低下头喝了一口碗里的粥之后,抬头跟张庭说了一句,“谢谢你给我们做了一顿好吃的晚饭。”

  张庭愣了下,看着又低下头继续喝粥的郝仁,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了他一句,“不用谢。”

  吃完了饭,张庭看这郝家的几兄弟好像都有几个月没洗过澡似的,脸上手上脏不说,就连衣服都好像是【抓马王】很久没换过一般。

  现在她要跟这一家人生活了,自然是【抓马王】要把这一家人弄干净一点,不然,她都不敢在这个家里住下去了。

  于是【抓马王】吃完饭,张庭就做主,让郝仁去郝家的院子那口井里挑了几桶水,郝义烧火,不到一刻钟,热水就烧好了。

  郝家的院子里,不时传来小家伙的嘻闹声。

  “哇,好干净,还有点香香的,好好闻哦。”郝安安拿起自己放在水里的头发闻了闻,白白净净的脸上全是【抓马王】欢乐的笑容。

  张庭微笑着,把小家伙洗干净,穿好衣服,用干毛帕帮小家伙的头发擦干,又在郝安安的头发上编了两个小辫子,把小家伙乐的一直拿着她小辫子高兴的在院子里转个不停,缝人就问她的辫子好不好看。

  厨房的澡室那边,郝贵跟郝义两兄弟也让张庭给赶到那里洗了一个澡。

  当这两兄弟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这么干净的自己,还真的有点不太习惯。

  到了日落夜临时,郝家这边的每一个人都洗了一个澡,看着这么干净的自己,郝家三兄弟都有一种感觉,仿佛他们回到了他们爹娘在世时的那种日子了。

  郝家的大厅里,张小康正跟郝安安在一块玩着,两个小家伙自从吃完饭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建立了友谊。

  点着一盏烛火的郝家这边,郝仁洗好澡,从澡室里走出来时,正好的看到院子里帮他们洗衣服的张庭,瞬间,一个怪异的感觉划过郝仁心头,仿佛现在的这个样子才算是【抓马王】一个完整的家,有温暖,有欢笑声。

  这一天,因为张庭两姐弟的到来,郝家开始有了温暖。

  来到郝家的第二天,张庭指挥着郝家的众人一块帮忙,把又脏又到处长了杂草的郝家换了一个样子。

  当天晚上,张庭用从郝家后面的菜园子里摘的野菜煮了一大碗,伴着粗米饭,大伙吃的仍旧非常满足。

  “张庭姐姐,以后我们是【抓马王】不是【抓马王】都不用吃烤番薯了,都能吃到香喷喷的饭了。”郝贵吃完碗里的饭,抬头,嘴角上还粘着粒米饭,咧嘴笑着向张庭问道。

  张庭伸手帮他抹掉嘴角上那粒米饭,笑着回答,“嗯,以后都不用吃烤番薯了,我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给你们吃。”

  “我要吃烙饼子,上次,大胖表哥就拿着他们家的烙饼子吃,我想要,他们就是【抓马王】不肯给我吃,张庭姐姐,我想吃烙饼子,好不好?”郝安安拉着张庭的衣角,小声要求道。

  “当然可以了,下次就做给安安吃。”张庭摸了摸小家伙脑袋,答应道。

看过《抓马王》的书友还喜欢